2013年8月31日 星期六

20140831穿越死生之間:紀念兩名殉職消防員


作者:鄭雅菱

七月初新北市泰山分隊兩位消防員陳奕睿、彭祥億在一場家具工廠惡火中殉職,數日後消防員與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會成員一起前往靈堂關心家屬,也希望在更瞭解案情後避免悲劇重演。


〖靈堂〗
穿越狹長的走廊與樓梯,左轉是一個七坪左右的廳堂,剛過完25歲生日的陳奕睿在照片裡看起來端正而稚嫩,照片後頭則是六座閃著金色光芒的佛像,彷彿不絕地提供來訪親友們溫柔的庇佑。照片前方擺滿了親友們的花朵、水果、供品與卡片,那是生者深深的不捨與懷念。

小小廳堂擠了七個人卻安靜異常,在這個沈默的空氣中,鮮花、焚香與金紙的氣味顯得更加濃郁。我們三人上了香後,走到陳母面前問候致意。

我們表明我們是奕睿同學與消防員協會工作人員,希望能幫上什麼忙。陳母撐起她紅腫的雙眼,對我們擠出一抹微笑:
「謝謝你們關心奕睿。只是太慢了,如果早一點可能幫得上忙,但現在就只有出殯那天比較忙,應該也沒什麼忙可以幫了。」

陳母說得平靜,我卻感到一股酸苦湧上喉頭,除了保重之外,竟說不出其他話語。數秒過後,陳母打破沉默:「不如坐下來一起折一些蓮花,也算是陪陪他吧。」我們這才趕忙坐下,聽從著陳母的指令,拿起冥紙一個動作一個動作地凹摺著。

隨著反覆的凹摺動作,我們一起進入了陳母思念愛子的世界。

「奕睿是很貼心的孩子。到現在我還和他擠著一起睡,他也都好。還怕我睡不好,都會記得把天花板上的燈要關得暗些。」

「他喜歡運動、四處走,我就弄了台重機給他,讓他在那邊也能時髦一些。車子和衣服媽媽就幫你挑紅色吧,媽媽知道你喜歡紅色,你穿紅色也好看。」

「都是我不好,沒有好好照顧好他。但我不能在他面前哭,不能讓他最後還要擔心我,走得不安心。」

「我之前去越南玩買了一些東西,等著奕睿回家要給他。他上個月去墾丁沒能回家,本來說好這個月要回來的,誰知道……要給他的東西他再也收不到了。」

「法師說昨天燒紙錢有看到他來領收了,就是全身燒得黑黑的那個。全身黑黑的?唉,那一定很痛。奕睿很痛,那我該怎麼辦?我們多燒一點錢給他,有用嗎?還是要怎麼辦才好?」

陳母喃喃訴說著。有時說孩子的光榮事蹟,細數兒子的孝順與體貼;有時低頭啜泣,自責沒能善盡母親本分;有時彷彿寶貝兒子還在身旁,自顧自地與他說上好久的話;有時更因為無法確認兒子在另一世界是否安好,急得手發抖、眼淚直掉。大部份的時間我們低頭不語,因為找不到任何語言可以安慰母親失去愛子的痛楚,只能安靜地在旁傾聽。

〖工作室〗
離開靈堂,稍作休息後,我們來到位於台北市區的工作室,和長期關注職災勞工的工傷協會討論以協會的立場,要怎麼面對這次消防員殉職事件。

在十幾坪的小辦公空間裡,燈光昏暗,每張辦公桌都凌亂堆疊一落落文件,水泥地板上四處堆放著抗議海報與道具。屋子盡頭是室內唯一能坐下來討論的空間,一張白色的大圓桌、幾把椅子、和一張白板。今天出席兩位工作人員,一位是笑容和藹的黃媽媽,另一位女性看起來較年輕,頭髮剪得極短、酷酷的、不太笑,正低頭翻閱著報導殉職消防員的各家報紙。

「你們覺得這次兩位泰山消防員殉職的原因是什麼?」黃媽媽開頭便問。

兩位與會的消防員一臉鎮定,但這個問題讓他倆沈默許久。其中一位眼神望向前方無人處,語帶悲傷:
「其實這就是我們工作會遇到的風險。我們常說消防員進去火場就像背著神主牌一樣,沒遇到是運氣,遇到了就是命。只是這次剛好是我同學而已……」

另一位遇事冷靜的消防員也開口附和:
「因為火場有太多無法預料、不確定的危險因子。以我在火場的經驗,我也無法確定自己能不能在那場火警裡面全身而退。」

黃媽媽一邊聽著兩位消防員解釋打火的風險,一邊做筆記。待他們說完,才開口道:「我們當然知道意外發生一定有它難以避免的部分。只是上個世紀工人覺得是運氣的事情,現在我們還覺得那是因為運氣不好嗎?」黃媽媽語氣平和卻小心翼翼,她接著解釋:「我的意思是,我們有沒有辦法有任何動作來防止這類意外再次發生?如果有些事情該做而沒有做,那還算是這兩位消防員命不好嗎?

兩位消防員沈思了一陣,遇事冷靜的那位終於打破沉默:
「如果說是不是有該做的沒有做,那的確有。我們進去火場應該要有兩組人力,一組在前方攻擊火點,另一組在後面防禦,但是這次並沒有人在後方幫兩位留意危險。另外,國外有所謂的安全官,由他負責記錄每一個消防員進入火場的時間與氣瓶存量,一旦有危險疑慮就應該馬上通知指揮官作出行動。」

「所以這就是我們一直以來說要補人力的訴求嘛!」一開始說話的那位消防員仿佛找到答案般,說得大聲也帶著幾絲慍火:「你看,就是一直不補人力,才沒辦法預防這種事。」

接著,我們翻閱檔案、報導,細讀事件始末與各方說法;另一些人上網查閱火場實作規範,才發現安全官與防護組的規範一直都有,只是在台灣鮮少被執行,而未被認真執行的原因正是因為基層人力不足。

死亡一直是消防員的夢魘,有時候以為死亡只是遙遠的想像,但下一刻投身火場時,卻又逼近得太過真實,讓人窒息。這一小時的討論,由死至生,從個人經驗轉到政策問題。兩位消防員也花了不少時間,慢慢地抽離個人對死亡的情緒,開始試著以較宏觀的視野審視整個救火過程。這時,電話響起,奕睿哥哥(奕達)打來告知明天總統將至靈堂上香,他說他可以幫忙轉達協會的意見。我們當時都以為那是一個可能改變消防人力困境的好機會。

〖靈堂〗
眼看機不可失,我們火速收拾,一行人以最快的速度再訪靈堂。載我的消防員早上沒去上香,我向他提及陳母抱怨的那些從越南帶回來但永遠送不出去的禮物。一向鮮少向外人表露心緒的消防員沈默數秒,小聲地說道:「這也是為什麼我會堅持每個月一定要回家一次的原因。」語畢又是另一陣靜默。我們很快地換了話題,討論起安全官、人力配置等制度問題,為等一下和哥哥的討論做準備。

可是這次我們卻連二樓也沒能上去。奕達和一名消防員同事在一樓樓梯轉角守著,仿佛等了我們許久。他們看起來累壞了,臉上堆滿抱歉。原來,因為這起意外讓同是消防員的奕達有機會調回家鄉從事內勤工作,陳父不希望奕達的舉動破壞了這個機會,畢竟年邁雙親再也禁不起這種白髮送黑髮的痛了。奕達向我們一一握手表示歉意,當我們還想要跟他再多說些什麼的時候,陳父突然出現在樓梯口,客氣卻堅定地說:「這麼晚了,該回去了吧。辛苦你們了。」

回程的路上,夏日晚風依舊徐徐地吹著,我們的心情卻比來時沈重得多。一條生命到底能肩負多少期待?一個家庭抑或是全體消防員的幸福?對死者家屬,我們是否又過於苛求?我們無法停止思索這一連串的難題,但我們無法改變消防員穿越在生與死之間的工作本質與政策之謬。

後記
再見到奕睿和祥億(另一位殉職消防員)時,是24號公祭了。艷陽高照的夏日正午,光是在戶外站著不到三分鐘就能滲出一身的汗。數百名來自台灣各地的消防員穿著整齊制服,不畏烈日曝曬,擠滿靈堂前的空地,送別這兩位比他們先行跨越生死線的同仁。

消防局長黃德清念起奕睿生前在臉書寫的話:「我要盡我最大的力量完成使命,我要守護每一位鄰人並保護他的財產,如果有一天,我命中注定要失去生命,請用你庇護的手,保護我的家庭,讓他們平安共度一生。」接著,向他們致意:「奕睿、祥億,謝謝你們!任務完成了,安息吧!」接著由內務部次長、消防署長、新北市市長與消防局長依序頒奬給奕睿與祥億,包括了總統褒揚令、小隊長晉升令、消防楷模勳章與中華民國國旗。靈堂外候著十幾名著盛裝的樂手,在致詞與頒獎空檔間奏著隆重且莊嚴的音樂。

如果榮譽是奕睿與祥億留給生者最後的禮物,莊嚴的儀式與盛大的排場或許就是生者最後可以給予死者的紀念。漫長的長官致詞與頒獎典禮進行著,初夏的豔陽竟已如此灼熱,在空氣中孵出一渦渦熱紋,讓眼前的畫面變得太不真實。我腦中反覆著一個不該於此時出現的念頭:這些消防員活著的時候輕如草芥,無人重視,死了這天卻又太過隆重。生命難以承受之輕與重,大概就是如此吧。

弟弟走了,哥哥回家了。兒子離開了,母親雙手接過國家送上的榮譽。兩輛豪華加長型的黑頭禮車靜靜候在靈堂外頭,等著要送他們走上最後一程。此時賓客也散得差不多了,留下數十名消防員同事與至親好友,他們不只要陪死者走完最後一程,也為自己與之共享的命運而走。那條不被看見的漫漫長路,對這些人來說才正要開始呢。

2013年8月15日 星期四

五個問題瞭解消防員為什麼要組協會。


Q1:為什麼工作愈久,對消防愈沒熱情?圖1

A1:無論是懷抱救人夢想,還是僅求一份溫飽的基層消防員,多數人做愈久愈對消防工作感到不滿與失望。為什麼上班不是在救人,卻都在洗車、擦地、抓貓狗、做業務?為什麼事情做不完,工時這麼長,又常常被停休?為什麼身體愈來愈容易疲倦、容易生病?你有沒有想過這些可能不是你一個人的問題,而是因為整個消防體制生病了。

目前的消防體制有三大問題:一、人力不足。全國缺了57%的消防人力,這過半的人力漏洞不只影響救災救護的品質,也使得線上的消防員必須犧牲自己的休息與假期,一人扛下多人的工作量。二、救災救護資源濫用。目前消防署/局並沒有針對119報案進行過濾,來者不拒的結果使得消防員疲於奔命於各種非緊急任務。三、太多無效業務與評比。消防署/局為了提升消防隊的救災救護效率設計出各種評比與業務比賽。但是任務下派至基層分隊,要求則變得愈形式與瑣碎,每個基層消防員為了應付繁瑣的文書格式與評比要求,必須頻繁地耗費大量時間與心血。

體制的弊病必須訴求體制的改變。我們當然可以學會更「高桿」的做業務與洗車等應付技巧,或是調整自己的心態與飲食習慣,試著讓生活不那麼糟糕。但是,我們擔心的是這些治標不治本的方式,將可能使體制病得更重,更壓
迫我們的勞動生活。如果我們不試著一起發出基層的不滿聲音,會不會有一天我們將再也無所遁逃了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Q2:你們是誰?你們為了消防改革做過哪些行動?圖2

A2:我們是一群渴望消防改變的人,成員有基層消防員、義消與關心消防員的一般民眾。

為了基層消防員能有更安全、更合理的勞動條件,我們做了許多嘗試。我們舉辦遊行,呼籲政府正視消防體制的弊病。從2011/1/19總統府前聲援賴文莉,2012/8/31上百名消防員走上高雄街頭,到今年4月6日在台北街頭上演的消防員搶救心肝大遊行。

一次又一次,我們更團結、更成熟,聲勢也更加浩大。406遊行成功把消防署/局長逼上質詢台,面對積沉已久的人力不足與工時過長的問題。425國際工殤日行動,我們更走進行政院內,近距離要求長官儘速補足消防人力。

我們訴諸媒體,包括舉辦記者會、邀請記者採訪、投書,試圖透過媒體讓基層的聲音傳播出去。近期新北市的跨區送醫政策正是因為輿論反彈而緊急停止。我們積極參加講座,抓緊各種和社會大眾連結的機會。我們認為消防員的困境與民眾安全緊密相關,而民眾也將會是幫助我們促進消防改變的潛在盟友。

但是,促進消防改革、保障基層消防員的權益不是一天兩天就能達成的事,我們需要更有組織、更具規模的團隊,我們需要你加入,和我們一起努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Q3:為甚麼要組協會?圖3

A3:我們希望能夠成立一個由基層消防員組成,且永遠和基層消防員站在一起的組織——〈消防人員工作權益促進會〉。簡單來說,這個由基層消防員自發性所組成的組織,藉由組織與集會的過程,除可保障個別消防員在勞動現場的權益,更能集結消防員的力量,形成集體的意見或行動,提升整體消防員的勞動意識,改善勞動環境。

面對體制弊病,我們期許協會能夠確實將基層的意見反應至上級,而不會讓聲音在分隊層級就被扭曲、遮蔽。我們期許團結起來的基層力量,能夠大到讓長官無法輕易忽視,並時時刻刻地監督影響著基層與市民的各項消防政策。讓消防員能夠專心執行緊急救災救護,而不是現在疲於應付各種非緊急任務、無效業務與評比等的慘狀。

此外,協會也將提供一個互助平台,與基層消防員一起面對消防生活中的各種風險與困難。舉凡民眾投訴、救護糾紛、車禍擦撞、訓練意外等,協會將在其中透過中介法律資源、增加協商籌碼等方式保障基層消防員的權益。成立〈消防人員工作權益促進會〉,是406大遊行的許諾,今年夏天就讓我們一起來實現。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Q4:協會的具體工作是什麼?圖4

A4:〈消防人員工作權益促進會〉的未來工作有四大方向,包括:
一、會員服務:提供免費法律諮詢等方式與會員共同面對消防生活的大小困難。

二、組織行動:透過全國各地消防員的串連與交流,凝聚改革共識,以行動改變消防政策。

三、教育研究:調查消防員勞動與生命改革。透過寫作與出版計畫,推動消防改革的社會宣傳,讓更多人瞭解基層消防員的困境與改革需求。

四、政策修訂:透過上述組織與調查工作,凝聚各地消防員與市民的需求,製作消防改革白皮書,研擬消防改革的具體政策與目標。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Q5:加入協會有什麼好處?我又能幫助協會做什麼事情?圖5

A5:
〈消防人員工作權益促進會〉與會員之間是一種互利共生、共存共榮的關係。

現行消防政策長期忽視基層消防員,與消防工作本身的高風險
性,您會需要協會做您永遠最忠實的依靠。加入協會的好處有:
(1) 您在工作上所遇到的各種意外、糾紛與打壓,能夠向我們申訴,我們將會提供免費法律資源與行動策略等,陪您共同面對困難。

(2) 我們致力於改變壓迫基層消防員的大環境,加入我們,您未來的消防生活將更安全、更有保障。

另一方面,協會也需要您的付出,讓基層的力量得以團結與壯大,我們就會更有籌碼與政府協商,更有力量撼動既有體制,更有資源保障基層消防員的權益。您可以幫助協會做的具體事情,包括:

(1)繳會費,維持協會的日常運行。

(2)一起從事組織工作,和我們一起實際參與研究調查、釐清法規、與各地消防員串連交流,一起擬定消防改革的目標與政策。

(3)找尋更多志同道合的人加入我們,讓基層的力量更為壯大。



2013年8月7日 星期三

北市擬改二休一 打火弟兄譁然


自由時報2013年8月7日
〔記者姚岳宏/台北報導〕
台北市消防局長廖茂為有意將打火弟兄休假方式,改為上兩天班休息一天,若實施,每名消防隊員1年休假天數會少掉12天,基層反彈,說「這是開倒車」。

消防隊員休假方式,目前全台只有北、高兩市採「勤一休一」(上一天班休息一天),其他縣市都是「勤二休一」(上兩天班休息一天);台北市消防局長廖茂為昨在消防局務會報,有意回歸「勤二休一」,認為可改善人力短缺,還歸納出10大好處,將先試辦6個月,再表決定案。

根據勤二休一草案內容,每個月上班20天,休假10天,另外每月加給4天補休假,也就是每個月合計可休14天;但勤一休一,每月30天有15天休假,一旦實施勤二休一,每月會少休1天,1年就是12天。

基層消防員多持反對立場,說「這是開倒車」、「打死不從!」還有許多家屬打電話指名找局長,哭求局長高抬貴手,廖茂為甚至接到議員關切電話,壓力之大,始料未及。他無奈說,是看到同仁現在上班方式辛苦,又很難請假,才提出不同的勤休方式,供大家討論,引來強大反彈,心裡頗挫折。

消防局說,台北市以前就是勤二休一,而勤一休一有很多問題,例如拆成兩班制,每天上午都在隊上交接班,不是正要上班,就是準備下班,雖感覺休假不少,但休假者大多在家補眠,生活極沒有品質,隔天一大早又要返隊上班。

其他諸如難請假,兩班同仁幾乎沒有共事過,無法了解前一天工作內容,經常要返隊處理等,都是缺點。

廖茂為原是新竹市消防局長,今年接任台北市消防局長,此構想已醞釀一陣子,昨提出卻引發基層反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