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30日 星期三

20140730關於徐國堯解僱案,我們站出來挺自己的弟兄,弟兄不是放在嘴巴上的!



這無疑就是秋後算帳!

高雄一名消防員,因為推動消防工時合理化還是兩年前831消防大遊行的主辦人之一,沒想到就在向行政法院提起消防超勤訴訟敗訴後,遭到高雄市消防局大動作懲處,三個月內被記了42支申誡,甚至開考績會預期將他解聘,讓各地消防員相當氣憤不但發起連署還找上高雄市長陳菊停開考績會,不要再放任消防白色恐怖在高雄市漫延。

同為消防隊員站出來力挺,旁邊這位被捆綁住的人是高雄市消防局的徐姓消防員,層層捆起來身上插了黃旗就是意味被高雄市消防局打壓,他在三個月內被記了42隻申戒,用消防勤務勤一休一等於一個月15天上班日來算只要上班就被記申誡,真的狀況那麼多嗎徐姓消防員認為自己遭到打壓因為就在前兩年的8月31日辦過消防大遊行,他是發起人然後又和消防局行政訴訟認為現行消防上班制度讓消防員成了血汗消防肝鐵人,但沒想到就在敗訴後申誡就寄到了7月30日還要開考績會,外傳他會被解職,所以勞工團體出面聲援來到市政府陳情,結果出面接下陳情書的代表還一手插著口袋感覺很隨便又不尊重難怪勞工團體開炮痛批。

消防局內部會議的內容為何是由市民來檢舉整個過程讓人充滿疑惑,是不是秋後算帳,白色恐怖有沒有在高雄市重現打火弟兄這個眼淚讓人心疼。


以下截錄聯合報的報導


消防員爭權益 連收10張懲戒令

高市消防局隊員徐國堯兩年前籌辦「831消防人員大遊行」被消防局「盯上」,去年他對消防局提行政訴訟,爭取合理工時,雖遭敗訴,但高市消防局近3個月來,宣稱「民眾」檢舉,逐一檢視徐各項行為,召開兩次考績會,對徐記下2支大過、6支小過與6支申誡,今天召開免職考績會,決定去留。
徐國堯2年前舉辦831遊行後,遭消防局從市區調到偏遠的杉林分隊,且兩年考績都打乙,更在今年5到7月間,密集召開考績會,徐國堯接到10張懲戒令,被記2支大過、6支小過與6支申誡。
根據警察人員人事條例第31條規定「同一考績年度中,其平時考核獎懲互相抵銷後累積已達二大過」可免職,兩大過換算18支申誡。一般來說,公務人員犯下貪污、重大刑案等大錯,才被18支申誡免職。
高市消防局副局長伍光彥表示,消防局在今年5月與6月接獲民眾檢舉,展開調查,經查屬實,才召開考績會提案懲處。
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會痛批,根本關起門來審,相當草率。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會昨跟全國20多個工會團體前往高市府向陳菊抗議陳情,並演出行動劇,徐國堯扮成「狗」嘲諷消防局,也諷刺消防局內部宛若有「白色恐怖」,回到「戒嚴」,人人自危。
徐國堯受懲處理由包括「對媒體發言」、「向廉政署檢舉長官貪污」、「擔任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會幹部」等。
曾跟徐國堯一起打行政訴訟官司的大昌分隊隊員張家偉,昨天到場聲援「打火兄弟」,張家偉講到一半激動落淚,他說,參加遊行後到行政訴訟,他連兩年考績打71分,「幾乎接近丙等」。
張家偉說,消防局為殺雞儆猴,把徐國堯跟他切割,他希望,打火弟兄都可以站出來聲援,也向消防弟兄喊話「大家怕什麼!講真話有這麼困難嗎?」


20140730(投書)那個如煉獄般的颱風夜

那個如煉獄般的颱風夜

那個如煉獄般的颱風夜。

    
那 是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不過還沒達到停休的標準,麥德姆颱風剛過境澎湖,夾帶著驚人的雨量,剛剛才跟家人吃完飯,還在閒聊:「這次的颱風好像災情不大,最 嚴重的災情應該是那顆金城武樹倒吧?」輕鬆的心情才回到房裡,下一刻就接到勤務中心打來的電話,同仁用急促的聲音說:「你們轄區發生空難,趕快回去!叫義 消支援!」突然腦中一片空白,匆忙把房裡的電燈關了,手機帶著,跑下家門口:「才發現雨怎麼那麼大,到底要怎麼回去啦?」穿 上雨衣,騎著摩托車,頂著狂風暴雨往分隊衝,我家在馬公,騎車到湖西分隊至少也要十幾分鐘的路程。一路上一直想著,勤指是報錯了嗎?還是我聽錯了?不然就 是可能飛機滑出跑到而已吧?可是這種天氣怎麼會有飛機呢?一路上我不斷思索著沒有答案,半路上遇到幾部救護車呼嘯而過,有人傷亡了,心理越來越不安。這一 路上雨勢大到看不清前方的路,閃電打個不停,一度以為自己可能會在路上先發生意外,還好在二十分鐘後我和另一名隊員同時回到了分隊。
   
狀況仍不明,打了數通電話給指揮中心終於有人接,「請問要支援什麼?」「你們看有什麼照明器材都帶過去,順便叫義消都來支援,地點在西溪大廟旁!」一定出大事了,趕緊穿好了裝備,把所有的手電筒都戴上,請同仁幫忙通知義消然後開上車庫剩下的一部消防車趕到現場。距離不會很遠,大概五分鐘的車程,在巷道口已有員警交通管制,陸續有支援車輛到來,前方有看到很多人車聚集,但沒有看見火光,我們把車停在附近空地,帶上裝備跑了將近一百公尺終於到達現場。現場已經設立了數具隨車的小型燈具,不過在昏暗又下著雨的狀態下視線仍然不好,指揮站已經成立,我趕忙進入封鎖線內,這時看見分隊長,他一定是最早到的,因為他今天帶班,我們對望一眼,我看到他皺著眉的眼神似乎在告訴我:「不要問了,自己看就知道了。」我 這時才停下腳步仔細觀察眼前的情景…那是難以形容的,雖然我已經從勤指得知是飛機失事,不過眼前的那根本不像飛機,倒像是嚴重的列車脫軌,一共三截堆擠在 一起,勉強辨識出來的飛機頭不在最前方的位置,反而是倒折過來壓在其他機艙上面,其中一段連結著一半的機翼,上面還有螺旋槳,也因此能辨識出是一架飛機, 而且是一架中型的客機,機尾斷裂在後方約20公尺處,我用手電筒照了照可以看見清楚的復興航空標示,機身還在冒著煙,現場有濃厚的油氣及燒焦味,想必剛剛 發生嚴重的燃燒過。有同仁正在滅火,一直到這時我的眼光都專注在眼前的部分,突然有人叫了我名字,是來幫忙救災的好友,這時我才回神來看到了另一側的情 景。這是一個澎湖傳統的老社區,是我們轄區我很熟, 以前還經常來這裡辦狹小巷道演習,不過現在我分不出來我到底站在哪裡?附近老舊的咾咕石民宅像是被炸彈炸過,屋頂不見了,有的只剩一片牆,有的屋頂上被撞 出一個洞上面還掛著殘缺的機體,有的只剩一片土堆,波及的範圍,在暗夜看來似乎沒有止境,聽同事說剛剛有民眾獲救,還不少,大概有十個都已經送醫了,我下 意識的認為那附近和機艙裡應該還有人倖存,得趕快展開搜救!    各 單位的消防、義消、軍方人員都已陸續到達現場,指揮中心開始集結做任務分配,我被負責搜尋人命,機艙外是滿地的血水,混著雨水泊泊的從那扭曲的機艙內不停 的流出,血水流過的地上是一具具肢體變型的身軀,同仁告訴我這些都檢查過,沒辦法了。我鑽進變型的機艙內,呼喊著:「還有沒有人?請給我一點聲音!」在 機艙內到底哪裡是上下完全無法分辨,因為所有的東西都沒固定在原來的地方,座椅、碎片、行李堆疊在一起,我甚至不認為這是機艙,因為比我想像中平常搭飛機 的空間狹窄太多,我是用爬行的一步一步往內爬,裡面很黑,我只想手電筒努力的往前照,希望看到有人向我招手,直到後面的同事告訴我,「小心你腳邊一個人」 我居然不知道我爬過一個人!燈光再往身前一照,殘破的碎片中總能看到一隻手,一隻分離的腳,一個個變形到無法分辨的軀體,鼻尖是令人作嘔的腥臭味,不只是 血,我知道味道中有脂肪和內臟的氣味…。我小心翼翼 的往前爬,還得努力搬開座椅等障礙物才能前進,心中想著情形太不樂觀了,在這種環境下幾乎沒有空間可以讓一個人完整的置身其中,越往前行,燒焦的味道越明 顯,機身跟碎片都明顯燒焦了,越往裡面越嚴重。同仁說墜機後有發生兩次嚴重的爆炸,我想應該就是發生在這裡,靠近機翼的地方,燈光的盡頭是一片的焦黑,是 空曠的空間,因為所有的東西都成灰燼而散落在地面,頭上破裂的機殼還在冒著煙,雨還下著,已經是盡頭了。我 在這個空間停下腳步,皺起了眉閉上了眼睛,我聞到了陣陣的烤焦味,我是消防員,我很清楚那是人的味道,這時心中已經有答案,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刺激的油 味卻讓我不小心嗆到,彷彿一陣天旋地轉,不知過了多久,等我停止了咳嗽,張開眼睛,眼淚在眼眶打轉,提起了腰間的無線電無力而又顫抖的呼叫:「沒有倖存 者,確定沒有倖存者…」我蹣跚的爬了出來,外面圍著 一群人,看著我沮喪的眼神,大家都沉默了下來。軍方運來了手套跟屍袋,現場有很多救災人員,一方面我們編組成四人一組,一人拿燈,一人拿屍袋負責尋找並移 出遺體,一方面組成救護人員負責接手運送遺體。這時突然有一位民眾,中年男性衝到我們面前,又急又跳著:「前面躺了那麼多人你們都沒看到嗎?我家人還壓在 裡面啊…」,「先生,我們會處裡,我們馬上把他們救出來!」那是家屬,那近乎絕望卻又拼命想找一線生機的眼神,逼得我忍不住對我身邊的同事大叫:「快跟我 進來!先去把人救出來!」後面的工作是漫長的,到處 都是軀體,一個疊著一個,想拉出最上面的,偏偏他的腳被卡在最下面,有些還固定在安全帶上,不過只剩身體,其他部分都不見了,還有很多人是被壓在殘骸下, 我們努力的剪開交錯的支架才能把人拉出來,現場沒有一具軀體是完整的,沒有一個是容易搬出來的,同仁們一具一具小心翼翼的,企圖讓快要斷落的肢體以原來的 姿態運送出來。我的手腳因為過度的勞累而不住的抖動,直到後面的同仁把我趕出來強迫我休息一下才能喘一口氣,我癱坐在地上,腳還在發抖,趕緊喝了水迅速的 休息一下,看看周遭,心想著還有好多好多人還沒找到,還有好多好多人等著見家人。
    
「要回家了,請放輕鬆,我們帶你回去了…」每 一具遺體大家都齊心合力的搬著,大家都溫柔著這樣呼喚著,消防、官兵們排成一列,一個接一個小心翼翼的把遺體搬上救護車,一具一具沒有停過。我看不出現場 有沒有人的臉頰是流著淚的,因為天空還在下著大雨,不過眼睛是紅的大家的聲音是哽咽的,這是一個淒風慘雨的夜晚,而我們共同經歷了一個如人間煉獄的颱風夜。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40730/442284/

20140730(投書)抓鬼救不了消防員的命

日前,新北市中永和地區發生地下停車場火警,消防隊員張哲偉於搶救 過程中不幸殉職;兩個禮拜不到,同一地區,消防員被派去抓鬼,被媒體爆料後消防局第一時間說謊否認,甚至傳出欲懲處將消息外洩的隊員。這兩起事件看似不相 干其實息息相關,反應出高高在上的消防局與基層消防員脫節,在意外發生時只顧維護表面的機關形象。
短短2年內新北市已經走了5名消防員,為全台灣殉職率最高的城市。造成同仁前後殉職的主因是人力不足,為討好選民而不斷擴張的非救災救護工作,以及沒有人力和時間落實火災搶救的專業訓練。

4人待命如何救災

據 內政部消防署統計,新北市應有3449名消防員,而目前僅有2173名,缺額高達35%。平均一個分隊上班僅有10名消防員,扣除1人值班與被派去救護 (通常是非緊急的小病小傷)、抓鬼、撿鑰匙、做業務、送公文、安全查察與高風險家庭等的人力,留在分隊待命的往往只剩4人不到。理論上,第一時間抵達火災 現場的消防人力至少應有11人以上。理想11人與現實4人的落差就在防護組、救援組與火場安全官的有無,缺乏這些人力在後方保護衝鋒陷陣的前方弟兄、統計 火場人數與氣瓶用量,也等於無情犧牲掉消防員的生命安全。

請補人手落實訓練

一 個分隊落到只剩4人,和新北市消防局的施政方向大有關係。局本部大量辦理各項業務與評比競賽,導致基層隊員一天得花上一半時間拍照與寫報告。再加上該局特 別強調市政一體,將市府其他局處的業務統統攬下,結果是,基層消防員得配合動保處抓貓狗、撿動物屍體,協助社會局協查高風險家庭等,休息與訓練的時間嚴重 被擠壓。儘管每個消防隊每天都有2小時的例行訓練,但是訓練時間一到,分隊只剩做業務做到體力透支的2到4人待命,如何進行各種體能與團體協作的火場訓練?
身為基層消防員,我們勇於接受每一個危險火場的挑戰,也試圖堅強面對同仁的離開,但是我們在賣命的同時,長官有盡力保全基層同仁的生命安全 嗎?那些莊嚴典禮不會讓我們有更安全的工作環境,真正能讓我們活下來的具體作法是:補足人力、專業分工與落實訓練。這是那些先走一步的學長用生命換來的警 示,也是我們最悲痛也最卑微的請求。
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會祕書長
工作傷害受害人協會研究專員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forum/20140730/35989801/

2014年7月29日 星期二

20140729 關於徐國堯解僱案:我們能做的事情,還有你也可以做的!



本會副理事長發文搶救高雄市消防員徐國堯!
______
【見證歷史】
2012年8月31日,徐國堯帶領了400多位消防弟兄走上街頭,爭取合理工時、勤務回歸專業以及制定法制消防。當時的我,直覺這學長實在也太有種,因為這是台灣消防史上的第一次!

2013年4月6日,外面下著大雨,楊適瑋穿著一件『救命士』的T恤,在雨中帶領著500位弟兄前進,訴求是合理工時、補足人力跟勤務專責化,眼前那個畫面就好像是電影中的場景在你的眼前上映一般。
結果帶頭遊行的,通通都被上級好好的打壓。噢!不對,要說關心才對!

【消防困境-人力不足】
您困惑嗎?為什麼消防員好好的要走上街頭,就讓數據來告訴您!根據消防署統計:外國消防人力配置比率為:新加坡1(消防):925(民眾)、大阪1:745、香港1:735、東京1:731、芝加哥1:547、紐約1:519。那台灣呢?臺北市1:1,716、高雄市1:1,873、新北市1:1,893、臺中市1:2,165、臺南市1:2,060。換個角度說好了,全台灣550個消防分隊中,有四成分隊每日上班人數都低於6人,也就是說,您住家附近的消防隊,每天可能只有5~6人上班,很有可能出勤一件救護2人,同時還要應上級長官要求去為民服務2人,扣除值班1人,等於如果發生火災,第一時間可以去救人的就只剩下一名隊員,請問一個人要如何救災?
您的生命財產安全,被政府打折了,難道不擔心嗎?
第一時間,來搶救受困民眾的消防員只有一人,難道是超人?
不要懷疑,這樣的案例時常發生在你我身旁的消防隊,只是聲音傳達到某個層級就斷訊了…。

【消防困境-工時過長】
您知道嗎?《勞基法》規定一般勞工每月工時不能超過168小時,一般公務員亦被保障月工時不得超過176小時,然而眾多的消防員每月上班時數卻高達360~480小時!大部分的消防人員還是勤二休一,也就是連續服勤48小時。美國一項研究顯示,連續不休息17至19個小時後開車,反應及判斷力等同於酒駕(血液中酒精濃度0.05%)。一旦連續不休息時間超過21小時,開車的反應與判斷力相當於血中酒精濃度0.08%。
這種情況,隨時隨地都在台灣各地消防隊上演!也就是說台灣的消防人員,幾乎隨時等同於是酒醉的狀態在值勤,天啊,這是多可怕的真相,請問有人關心過嗎?
縣市首長應該還在想,今年煙火應該要放哪種風格好呢?
消防署的長官也許還在想,這次評核還要加哪些創新作為呢?

【消防困境-勤務雜,無專責單位】
您知道嗎? 消防法明定《預防火災、搶救災害、緊急救護》為消防主要三大任務,為民服務並不在消防法規定之本業中,然而基層消防員卻淪為長官的公關道具。每年為民服務案件高達15萬件,舉凡捕蜂、抓蛇、抓貓狗、抓蜘蛛、抓鬼、撿棉被、扶花盆、鋸樹、汽車接電、換輪胎、掃地澆花、爬梯開鎖、打蟑螂、趕蜻蜓、撿鑰匙。難道大家希望政府花錢受訓出來的專業消防人員,每天都在做這些事情嗎?還是希望幫某縣長掃地澆花結果卻沒有力氣救災嗎?

權責機關呢?官:聽說消防隊24小時營業。
他們沒訓練過抓鼬獾欸?官:發烤肉夾跟垃圾袋給他們就可!

當您為了便宜行事,叫消防人員出這些勤務的同時,你可能已經侵害了別人被救的權利,也許因為消防員正在撿鑰匙,患者卻苦等不到救護車而延誤送醫,更有可能你的一時方便,造成別家庭一輩子無可彌補的遺憾。
綜合以上,台灣目前消防人力不足,工時過長,勤務過雜,好多好多問題,難道不該改變嗎?好多問題,難道不該遊行而要等長官覺醒嗎?

網路上看過一則文章,賽門‧西奈克(Simon Sinek)很好奇,為什麼在戰場上,會有那麼多英勇的戰士會把自身的生命置於危險之中,而去拯救別人?當他詢問這些英雄:「你為什麼會這樣做? 」 他們都異口同聲地說: 「因為其他人也會為我這麼做。」
士兵會這麼做,不是因為命令,而是出自情感。西奈克發現,情感來自於一個充滿信任與合作的環境,「如果你營造正確的環境, 我們每個人都有能力做到這些意義重大的事情。」因為只有當每個人都感到安全時,才能夠專心一致地,對抗外在的各種危險與不確定,他將這樣的環境,稱為安全圈(circle of safety)。同時,他們也相信領導者不會為了自己的利益,犧牲他們的權益,他們在組織裡中感到安全。

【不用在意在你背後說壞話的人,這只能證明你走在他們的前面!】
徐國堯,是台灣第一個帶領消防弟兄上街頭的人。
或許沒有他,根本就不會有現在。
也許很多人都會說他個性不好,目中無人,我要說,他真的是!
他是一個連訂便當,都非常堅持要叫我定兩種不同燒臘口味的人。
人家都是沒意見,偏偏他意見最多,也最肯定。
但或許就是這種個性,才有辦法當台灣第一位走上街頭,為全民爭取工作權益的人。
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協會,當然不會為他個人背書!
我們絕不會說今天這個人假使犯錯了,還硬要護航他、偏袒他。
那這樣跟那些高級長官有何差別?
有錯,當然要承認!
我們恨不得他是一個乖乖牌,恨不得他會先把自己份內之事完成後才來忙協會的事。但或許這樣子的他,消防的一切都將變得不同。
最近很多人都在抨擊他,但我們希望就此打住,回頭想想,我們真正希望的是消防可以進步,是可以讓消防員在更好的環境下救人與救災,不是嗎?

【帶頭爭取消防員權益,卻遭打壓逼退】
高雄市消防員長期面臨人力不足、超時工作與勤業務龐雜的問題,隊員徐國堯自2011年起籌辦八三一消防大遊行、並向消防局提起行政訴訟、以及義不容辭擔任消防員協會監事,都是為了能爭取更合理的勞動條件。不料高雄市消防局卻於八三一遊行前將其調至偏遠山區分隊,之後毫無理由連續兩年考績打乙,更於今年五月至七月間罕見地密集召開考績會議記下42支申誡。雖然上至消防局局長陳虹龍,下至杉林分隊隊長黃俊綾,均主張這是隊員徐國堯個人問題,並非打壓。但是這十份懲戒令不僅違反比例原則,缺乏具體事證,還涉及累積三年事由至今年一併懲處的問題。更誇張地是,「對媒體發言」、「向廉政署檢舉長官貪污」、「擔任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會幹部」等應被保障的基本人權都成了懲處理由。一般而言,公務員需犯下貪污、重大刑案等大錯才會被18支申誡免職,高市消防局如此快速與大動作地記下42支證據與程序不明的申誡,這若不是打壓,什麼才是打壓?

【我們的訴求】
一、停開免職考績會:高市消防局並未拿出42支申誡的具體事證,當事人也未有機會澄清。在消防局提出足夠證據與救濟程序完成前,應停止召開免職考績會。
二、撤銷不當懲處:42支申誡涉及侵害人權、程序不正義、事證不足、積案懲處以行打壓疑慮,應具體檢討懲處內容與額度,撤回不當懲處。
三、拒絕惡意解職:消防人力不足,消防員養成不易,當事人也並未犯下達解職標準的滔天大錯。盼市長看見基層消防員的辛勞與處境,積極爭取當事人的工作權。

人權市長別讓局長戒嚴記者會:檢討不當懲處令 停開免職考績會
時間:103年7月29日上午10:00
地點:高雄市政府(高雄市苓雅區四維三路2號)
新聞聯絡人:
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會秘書長 鄭雅菱 0955584910
全國自主勞工聯盟 執行長 朱維立 0981238732

「芒果樹我們來搖就好了,要撿芒果的就來撿吧!

只要最後的果實是甜美的,誰撿的都沒有關係!」

                 --蔡丁貴教授

20140729關於徐國堯解僱案,協會主動出擊聲援徐國堯



謝謝大家今天來高雄市政府聲援即將被解職的消防員徐國堯!明日消防局將召開免職考績會,協會將前進消防局,力抗消防局打壓基層!對此案關心的朋友,明天8:50高市消防局見!
_____________
局長戒嚴保官位、勞團「匾」局長打壓有功
時間:103年7月30日上午9:00
地點:高雄市政府消防局(高雄市前鎮區凱旋四路119號)
新聞聯絡人:
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會秘書長 鄭雅菱 0955584910
全國自主勞工聯盟 執行長 朱維立 0981238732
主辦團體: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會
聲援團體:高雄市產業總工會、團結工聯(全國自主勞工聯盟、台北市產業總工會、桃園縣產業總工會、新竹縣產業總工會、苗栗縣產業總工會、台南市產業總工會、新高市產業總工會、宜蘭縣產業總工會、台塑關係企業聯合會、中華電信工會)、工作傷害受害人協會、高雄市教育產業總工會、桃園縣教育產業工會、台灣人權促進會、兩公約施行監督聯盟、中華電信工會、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台灣電子電機資訊產業工會、都市更新受害者聯盟、性別人權協會、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桃園在地聯盟、台灣國際勞工協會、基層護理產業工會、三鶯部落、人民火大行動聯盟、台灣國際家庭互助協會、屏東縣教育產業工會

*冷血局長快斬打火兄弟
30日上午9:30高雄市消防局將針對消防員徐國堯召開免職考績會,決定這位為消防賣命十餘年的資深消防員的生死去留。一般而言,除非是公務員犯下貪污、重大刑案等大錯,否則公務機關很少以兩大過(18支申誡)為由免職公務員。而消防員徐國堯卻在今年五月開始連續被記10件懲戒案共計42支申誡。在這42支申誡裡充滿瑕疵,不僅違反比例原則,缺乏具體事證,還涉及累積三年事由至今年一併懲處的問題。甚至連「對媒體發言」、「向廉政署檢舉長官貪污」、「擔任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會幹部」等應被保障的基本人權都成了懲處理由。
我們認為這些誇張的懲處與徐國堯透過辦遊行、打訴訟、組協會等方式,帶頭揭發消防機關人力不足、工時過長等體制弊病有關。沒想到當基層消防員為了同仁們的工作安全勇敢擔起吹哨人的角色,卻遭無情打壓,包括被調至偏遠山區、毫無理由地連續兩年考績乙、3個月42支申誡,以及今日的免職考績會。面對攸關消防員與廣大市民生命安全的改革訴求,消防局長和分隊長不向市府或議會爭取預算改變,反而只將手上巨大權力用在打壓與逼退個人,實在令人難以接受。

*副局長伍光彥今遭媒體質疑,明日考績會開鍘
29日早上全台灣消防員與勞工朋友一同前往高雄市政府,要求陳菊市長介入消防局違法解職基層隊員的惡意行為。消防局副局長伍光彥同時也是免職考績會主席,提不出「向廉政署檢舉」、「考績會錄音」等懲處的證據來源,反將其推給「民眾檢舉」迴避責任,不禁令人質疑考績會先畫靶再射箭。而消防局帶頭違法,草率記下的42支申誡充滿瑕疵,提不出證據又不給當事人辯白機會,甚至連消防局申訴、考試院再申訴、監察院調查等救濟程序都未完成之前,就大開免職考績會,任意剝奪當事人的工作權與生存權。

高雄市消防局在民主時代大搞戒嚴,打壓原應一同出生入死的打火兄弟,已經讓全台灣的消防弟兄與市民朋友感到憤怒。我們在此呼籲消防局長不要沒種改革,只敢打壓;不要帶頭戒嚴,讓陳菊市府蒙羞。我們呼籲消防局不要躲在「依法行政」的黑箱裡,應公開考績會決定懲處的過程與相關事證以供社會公評。我們要求撤銷所有不當懲處,停止打壓基層消防員!

*我們的訴求:
一、撤銷不當懲處 42支申誡涉及侵害人權、程序不正義、事證不足、積案懲處以行打壓疑慮,消防局應公開考機會懲處過程與相關證據,撤回不當懲處。
二、拒絕惡意解職 消防人力不足,消防員養成不易,當事人也並未犯下達解職標準的滔天大錯。我們不能接受沒有事證且程序不正義的解職命令。

20140729關於徐國堯解僱案,本會針對杉林分隊黃俊綾分隊長之聲明稿


首先,本會必須鄭重聲明我們並非無條件盲目力挺高雄市隊員徐國堯,本會也同意消防局有權力針對消防員的個人問題進行懲處。我們可以理解個人疏失與強烈行事風格確有可能影響分隊運作,但是,本會要追問的是,在這過程中是否有給過當事人警惕且要求改善的機會?這些疏失真是如此罪大惡極,已達解僱標準嗎?他脾氣不好、比同仁更敢請假、質疑長官與不合理的工時制度等,但是同時賣命搶救每一條生命,這樣的人是否不夠資格擔任消防員?
很遺憾地,黃俊綾分隊長試圖將所有問題定調為徐國堯的個人問題,而回避43支懲處中侵犯基本人權、缺乏具體事證、不符合比例原則、累積過往三年案件至今一併處理以求達到丁等淘汰額度等問題。本會附上十支懲戒案與本會立場(如附圖所示),並一一針對黃分隊長所言進行釐清:


一、   虛偽病假
經查徐國堯確實因公殤患有椎間盤突出之疾患,且有MRI核磁共振造影及醫師診斷證明,徐國堯先生本人雖承認自己有幾天病假有去上課及游泳,但本會認為既然徐員依規定程序請病假獲准,且上課及游泳並非劇烈運動,並不會影響椎間盤突出加劇,且並非所有病假都是去上課,所以我們認為他本人並非蓄意請病假或有造假情事。

二、   重複補休
經查杉林分隊當初核算補休時數的確有誤差,但並非徐員一人蓄意所為,乃資訊傳達上有所謬誤,此一補休時數之誤算並非徐員一人之責,且其亦未蓄意浮報補休,以此記曠職不免予人有請君入甕之想,望高雄市消防局三思而行。

三、   常訓未參加
經查徐員是以上班日參加常訓,並非如懲戒令上所述未參予常訓,另雖消防分隊有人力考量,但利用上班時間訓練乃天經地義,雖然徐員此主張的確造成分隊運作困難,但本會認為並不宜因此而做出懲戒。反之,本會希望高雄市政府消防局能體恤基層辛勞,盡量讓基層人員能夠利用上班時間訓練,可以拉長訓練梯次讓同仁上班前往,盡量不要停休同仁,消防人員願意停休配合機關乃大功大德,但停休並非正常消防人員之作息,希望高雄市消防局補足人力及改變訓練時段及梯次,減少同仁停休。

四、   言行失檢
根據黃分隊長的描述,徐國堯跟媒體說消防局要求他請假除了證明還要出示行程表有誤,但黃分隊長您文章自己說要他說明病假都去哪裡,其實已經證明消防局有要求徐國堯出示請假行程,請假事由寫在家休養亦應給予人外出空間,否則一請病假不就需要聘請外傭照顧?徐國堯本人承認有幾天病假有外出上課及游泳已在上段文字說明,若是認為此舉不妥應該告知或不予准假,而非准假之後才回頭檢視,本會認為消防局之行政裁量亦有瑕疵,並不符合比例原則。

五、   威脅長官
經詢問徐員後此案為黃分隊長於談話間提到徐員快要被解職沒工作了,未來有何打算?徐員才表示我有好好做事好好做人,如果有人要讓我沒工作,誰讓我沒工作我就讓誰死.相信這段完整論述當初黃分隊長應該有錄音,如果可以還請放上錄音檔讓大家檢視,至於黃分隊長提到的加班費溢領的處分,簽到退錯誤的確是徐員自身問題,但並非蓄意而為,因其年資關係,加班費僅需60小時即可報滿,不需貪求那多出來的一小時,實無明顯犯意。個人行為失當部份本會會請徐員加強自身管理,也希望消防局本著公平公正公開的原則進行裁量。

以上五案簡短說明完畢,是非黑白自有論斷。每個人都可能犯錯,但是他的錯有可惡到要以43支申誡立即解雇他的程度嗎?這其中是否給過當事人警惕、辯白與改善的機會?如果都沒有,在懲處涉及言論與結社自由,缺乏具體事證與法律依據,以及懲處內容朔及三年往事等狀況下,以43支申誡迅速解僱一名消防員的方式,很難不讓人將其聯想至與當事人先前發起的抗爭遊行、行政訴訟,且有殺雞儆猴的成分在。工作權事關一個人在這社會上安身立命的權利,剝奪一個人工作權基本上就等於要他去死。本會認為公務機關不應帶頭做這種不良示範,消防長官也應節制自己手上握有的巨大的行政裁量權。消防人力已經相當缺乏,面對仍然願意留下來超時工作、共體時艱、賣命賣血汗的消防員,消防局應該以更周全妥善地方式對待之。

另外本會幹部


據我從搶救消防員網頁那裡的瞭解,這些請你先看一看。

1.請病假有病歷,消防工作本是重度勞動工作,請病假是為了不勞動,就算去上課也是屬靜態活動,例外,適當的運動本來就有復建效果,游泳本身即是。再來,根據消防局的資料,如早知徐國堯有不實情事,為何你後來還要淮假?你們不是有照片可佐證?因為你們去跟監偷拍所以有照片嘛!還有,是否請病假就只能躺在床上?如有外出即為不實?你自己淮假後再來再依規定陳報?

2.補休事實,全台消防員沒人可把自己的補休算清楚,因為停休實在太多了,你讓他補,後來才來懲處?試問,主管跟小隊長自己沒有在注意,沒有算好,然後讓同仁補再來怪同仁?請問這不是幹部的責任?我讓你補休,事後再說你補休不合規定,這不是本末倒置?應該是符合規定才能補休吧!

3.試問,高雄市有規定常訓一定要放假去嗎?公務人員本就是工作時工作,上班去受訓本就合乎常理,分隊人力不足是消防局的問題,憑什麼就能強制同仁需要放假去?試問哪裡不符合規定?不符合什麼規定?消防員放假去受訓,是為了讓機關方便做事,不是一定的事。而且,你確定所有需常訓的人真的全部都放假去?
4.承辦業務一事,他剛被交付承辦這項業務,之前承辦人沒做的也要算在他頭上要求他做?試問,你們幹部是怎麼督導的?之前的人沒做都沒在督導。前承辦人未盡之責,幹部本就應負責,為何是推給接任的人?再來,他後來有聯絡前承辦人跟局承辦人,局承辦人也表示那個報表不用報,請問這樣不放大嗎?


5.言行失檢是主管的主觀認定,愛怎麼說都行,如徐國堯對媒體有不實言論,你可提出證據證明。你的邏輯才有問題。
6.溢領加班費這事更扯,這不

是今年的事,再來,每月消防員超時加班時數多,報都報不完,有需要溢領嗎?一個筆誤就如此放大。

7.擔任協會理監事確有需向機關陳報核淮之需,他只是尚未陳報或是延遲陳報,有需要記到一大過?完全不符合原則。

最後,徐國堯本身也有錯,錯的他自己要吞下去。但你主管問題更大。身為主管,可輕易受隊員威脅?何況你本身對法律不是也很熟?你不會告他?代表你不適任主管職務。還有,你說的都是問題!消防救護基本上是有九成都是非危急個案;補蜂勤務如為分隊受理,絕大部份外勤就會等實際出勤的時間再報給指揮中心,再來,本來就不是每件補蜂勤務都需要穿補蜂衣,你確定你有實務經驗?然而,身為一個主管,本身即有督導之責,你都讓人家先做,再來說人家不符合規定,這合理嗎?完全本末倒置不符程序。你是否應該自請處份?你本身還設計他,用~引導式~的對話讓他掉入你的話語而錄音。還有,你的許多論述都是你自己說的,你們分隊跟你都怕他也是你自己說的,救護承辦人也表示他不是你說的那樣。如果直白的說話就被你說成有恐嚇,那每天法院審這種鳥案件就好了。他是說,如果他升組員他個人就沒有超時加班的問題,所以他可以接受而不再行政訴訟;你變成說,他以這個為條件恐嚇你。綜合所觀,代表你完全是斷章取義、以一個抹黑的方式試圖讓社會大眾認為是他個人的問題,其心不可議嗎?


2014年7月28日 星期一

20140728關於徐國堯解僱案,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高雄市政府消防局在三個月內記了徐國堯共計42隻申誡的處分,而且在7/30號又要召開徐國堯累計滿兩大過達免職標準的考績會,協會認為此舉嚴重影響徐國堯的工作權,所以發起全國連署聲援。
     
訴諸媒體之後,國堯的分隊長及大隊長官都有上粉絲頁留言,其中分隊長提到他認為國堯在分隊逞凶鬥狠,造成分隊運作困難,同仁還有他本人都非常頭痛;而大隊長官則是認為一切依法行政,照著程序走救濟就好,如果徐國堯是沒問題的,自然不會被淘汰。這一切聽起來都非常合理,依法行政本來就是公務員應依循的準則,但問題是,這個案件中,機關是否有依法行政呢?

徐國堯的十件懲處案中,大部分的案子在開考績會的時候並沒有實際讓徐國堯本人看到證據,僅僅口頭詢問他有沒有做這件事情,我想考績委員應該不會得到肯定的答案,畢竟徐國堯是學法律的,不是吃素的。其實最令我感到疑惑的就是這一點,為何要決定一個人的懲處案,不需要給他看證據,而是先決定懲處,再叫他去救濟,然後說你依程序救濟就可以看到想看的證據,這樣子的處分到底符不符合比例原則我不清楚,但我知道當事人絕對是一頭霧水,連證據都沒看到,僅僅列了幾條罪狀,就可以先把處分送給當事人,然後接連不斷的開考績會,這樣子的做法很難令人不聯想到機關想要惡性解雇徐國堯。

也因此,經過協會內部開會討論,我們認為這次事件是高雄市消防局針對徐國堯所做的特別處理,但我們也必須承認徐國堯個人的處事作風的確是較為強硬,對於個人權益事項的爭取也特別清楚,但是爭取自己應得的權益不是生為一個人的最基本權力嗎?分隊長說他影響到分隊多數人,大家都敢怒不敢言,那為何至今不見一個分隊的人出來支持分隊長的言論?到底大家怕的是徐國堯,還是高雄市政府消防局?大隊長官提到有公務員請病假養魚牟利遭大家撻伐,但是徐國堯請病假的目的並不是去上課還有游泳吧?若是請在家休養的病假只能在家休養,那請生理假的女性是不是當天舒服一點就要銷假上班,或是禁止外出?因為照這個邏輯,生理假就是要不舒服一整天,沒有不舒服就不算生理假,是不是?若是病假期間連個人出入都須嚴格控管,照這樣的標準,全台灣的公務員請過的病假通通拿出來檢視,你們認為只會有徐國堯有問題嗎?姑且不論消防局如何認定請假上課這件事情還有取得什麼樣的證據,如果你早就知道他請病假上課,而你認為不妥,是否應該先口頭告知他這樣子機關不許可,但消防局的做法是繼續讓他請病假,然後繼續設法取得證據,再一次檢討,這樣子做成的處分難道沒有任何瑕疵嗎?

我們訴諸媒體認為消防局打壓異己,徐國堯的分隊長跟大隊長官上來消毒說是徐國堯個人問題,但我們認為不是,我們認為這起事件就跟外界遇到的勞資爭議一樣,跟工會遇到的打壓工會幹部一樣,就是要打擊徐國堯這個人,製造寒蟬效應,藉以達成資方能夠繼續壓榨勞方的管理條件,我們訴諸媒體,就不怕外界檢視,所以我們並不認同消防局長官所說,徐國堯只要走救濟程序就可以看到想看的證據,我們不解為何可以先拿刀子砍人一刀,再叫人家去走救濟程序,看想看的證據。不是應該先把證據拿給當事人看,他認罪了才能判嗎?我們質疑高雄市消防局考績委員的行政裁量權過度巨大,巨大到能夠影響隊員的生死,所以我們呼籲高雄市的長官們,歡迎你們把證據都拿出來供社會檢視公評,不要開口閉口依法行政,叫當事人依程序救濟,今天這起事件關係到的是一個人的工作權,為何你們可以一派輕鬆的叫當事人提起行政救濟?先把人砍死再叫他救自己就是你們口中的管理,就是你們口中的領導統御嗎?

我也看到有人質疑徐國堯、張家偉提起的行政訴訟是為了替自己謀福利,竟然還要求消防局要讓兩人升科員,為了升官才打訴訟。其實,細看兩人的訴狀可以發現,他們要求的是加班時數的核實計算,陞遷的部分則是希望打破警大條款的限制,讓職等夠的徐國堯跟同樣考過三等特考的人一樣有升遷資格,乍看之下好像是為了升官才打訴訟,但是大家可以想想,行政訴訟的主體是徐國堯與張家偉,他們的訴狀不這樣寫,要怎麼寫,難道是寫"希望廢除警大條款,讓通過三等特考的人都能升遷"嗎?如果要這樣寫,那其他有三等特考資格的人有幫他們付訴訟費嗎?還是你們有實際參與他們的訴訟過程?大家都對這個訴訟有所期待,但我不明白為何敗訴之後會有這樣子的論述出現,今天行政訴訟的結果如果是對我們有利,難道不是全台灣的消防員都可以一體適用嗎?但為何輸了就變成是徐國堯、張家偉為了個人利益無理取鬧?說這種話的可能比我跟徐國堯還熟,也可能是他的同學,或許他的行為真的讓你們看不慣,但是看一個人不爽跟他做的事的對錯可以不要扯在一起講嗎?因為他讓你們不爽,所以消防局要大動作做掉他你覺得他是咎由自取;因為他讓你們不爽,所以你們覺得他打訴訟是為了自己,因為他讓你們不爽,所以這個時候落井下石剛好?如果你是熟識他的人就算了,如果你對他根本不熟,那你還能認同消防局這麼粗糙且霸道的處罰,我也無言以對,然後最後我要講,我對他也不是很爽,因為國堯學長的風格真的跟一般人不同,身為協會理事長,我也很頭痛,我也不想要他去得罪人,讓協會在高雄沒辦法推動,但我他媽就是不認同消防局可以任意解雇一個人,我認為這比把人判死刑還嚴重,最後我要補個"幹",謝謝大家耐心看完。

P.S 不是我不要一個案子一個案子解釋,而是我打不完..十個案子有點多,但我並不是要選擇性解套,協會之後會整理全部懲處案的詳細說明
之後大家就可以看到,國堯學長有問題的我們不會逃避,這篇僅僅是我處理至今的心得抒發而已,謝謝大家.

2014年7月1日 星期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