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31日 星期五

20141031(投書)消防員:我來救火,誰來救我?

作者:黃宋儒(機械工程師,台北市民)昨日(30號)一則關於基隆KTV火警的新聞,其中提到消防員小隊長進入火場逾十分鐘後,背負的氣瓶突然耗盡,於是緊急用水柱破窗脫困,最後臉被燻黑、精疲力竭的小隊長稍事休息後,又重返崗位指揮救災,堅持留在現場救災而不願就醫,讓一旁圍觀民眾深受感動。所 幸最終無人傷亡、火勢也在半小時後撲滅,而這則報導僅佔據版面一小角,電視媒體也並未多所著墨。然而,在「深受感動」、「讓人動容」之餘,更多的是膽戰心 驚、冷汗直流,因為不是每位「氣瓶突然耗盡」的消防員都能夠:離窗戶夠近、有強力水柱、水柱沖得破、窗戶夠大能脫身、沒有阻礙逃生的鐵窗,此事件真可謂 「生死一瞬間」。追究其根本原因是「氣瓶突然耗 盡」,此事攸關人命、非同小可,若是裝備出問題,就該全面檢查汰換不良品。「位高權重」的長官們啊,當我們的打火英雄出生入死時,您是否睡得安穩呢?倘若 由於人力不足、裝備保護性不佳,以及救災權責劃分不清而導致人員殉職的話,那就是人禍,而非天災。千萬別成了制度殺人的幫兇!我們真正需要的,不是出了事才有的慈善捐款和撫卹金,而是補足人力、避免排班過勞,以及定期檢修並汰換舊式裝備,防患於未然。畢竟,消防員的健康、安全有保障,才能堅守崗位、貢獻其專業,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也才會真正地有所保障。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41031/497933/

2014年10月17日 星期五

20141017(投書)制度殺人 消防員枉死

制度殺人 消防員枉死

2014-10-17 06:00
◎ 鄭少書、鄭雅菱
十月十一日,苗栗龍鳳漁港發生一件可怕的意外,三十二人八艘橡皮艇進行海上救生訓練,其中六艘被巨浪打翻,導致教練與消防員不幸溺斃。
海 岸巡防法明文規定海岸巡防機關是「海上救難、海洋災害救護及海上糾紛之處理事項」的主責機關,在裝備與平日訓練上也比消防員更有條件操作與執行海上救援工 作。但因海巡機關人力也不足,消防員才常被派去支援。然而,最後公親卻變事主,海巡單位卻在災難與訓練現場缺席,要人力、裝備與訓練都不足的消防員獨獨苦 撐,死亡也不意外了。

首先,是人力不足。我們應該要有更多人力擔任緊急救援小組(RIT),在岸邊待命,若同仁落海時能立即執行救援工作, 縮短黃金救援時間。像這次一次就翻覆六艇,一台水上摩托車待命根本不夠。其次,是裝備不足。海上救生訓練應配備高安全規格的救生衣,現場穿著戲水用扣環救 生衣無法在大浪來襲時提供足夠的浮力支撐。我們甚至還應該配備海水染色劑、爆閃燈、哨子與小刀等系列救生物品,在落海時讓搜救小組快速找到。為了因應搶救 現場各種嚴苛氣候的考驗,不能只在風平浪靜處訓練。因此,建立一套海象判定與訓練配套標準是非常重要的事。當天的海象惡劣到連硬殼船都不敢下水,若真要求 消防員操作橡皮艇下海,就需要更多RIT人手、更高階的安全裝備等配套措施以確保受訓人員的安全。否則,如果連較能掌握不確定性的訓練都有問題,那又如何 能期待真的執行海難搶救時不會出事?
火災案件逐年下降,殉職人數卻不合理地逐年上升,我們認為這些都不是意外,而是制度殺人的結果。消防 員工作權益促進會九月一日剛為此走上凱道,訴求補足人力、改善裝備與落實專業分工。然而,還不見消防署的積極作為,我們又有弟兄因為殘敗制度枉死在茫茫大 海裡,要我們情何以堪。請海巡、消防相關機關首長負起保衛基層工作者生命安全的責任,立即補足人力、改善裝備、落實分工、健全訓練制度,別成為推基層出去 送死的幫凶。
(作者分別為消防員暨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會理事;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會秘書長)

 http://talk.ltn.com.tw/article/paper/822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