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30日 星期五

20150130(投書)誰才需要再教育(邱顯智 胡博硯)

「上訪」這一名詞是台灣人民對於大陸最熟悉的名詞,而中國官方為處理該業務並設置了所謂的信訪單位。依據大陸的法律規定,這是指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採用書信、電子郵件、傳真、電話、走訪等形式,向各級人民政府、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工作部門反映情況,提出建議、意見或者投訴請求,依法由有關行政機關處理的活動。何以「上訪」會如此知名,並不在其本身制度的成功,而是在於不成功。因為各級機關為了避免人民向上級機關反映事項,所以紛紛到這些信訪辦公室外去阻止民眾前往,這個名詞叫做「截訪」。在這樣的情況下,以至於中國大陸制度完善,但卻沒有法治。而國家看來欣欣向榮,但卻內藏社會紛爭的危機。
不要以為這種情況為中國所獨有,台灣官方的表現亦不遑多讓。高雄市消防隊員徐國堯,為爭取消防員的合理工時,向行政法院提起訴訟,但卻被高雄市消防局秋後算帳,以不同理由在三個月內處以兩大過、六小過、六申誡將其免職。

爭取權益不該懲處

而徐本人循公務員保障途徑救濟後,部分懲處案件遭考試院公務人員保障暨培訓委員會撤銷後,隨後高雄市政府立即召開考績會以其他事由繼續懲處。改制前桃園縣消防局曾要求所屬各大隊徹查去年9月曾經前往凱道參加公祭的消防員,以阻止消防員出面參與爭取權益的抗爭。如此作法,到底對消防員的處遇、設備有何改善完全不可得知。
日前,中華航空公司空服員因為抗議公司營業額創新高之下,但卻發給不合理的年終獎金而舉辦「年終尾牙『憐荒』餐會」。然而,中華航空公司以部分參與該活動之空服人員「激烈行為、浮動情緒及鼓譟行徑,完全不符合空勤組員所需耐心、冷靜、守紀律的專業訓練」為由予以停飛再教育。我想問的是誰需要再教育呢?
去年德國航空(Lufthansa)員工總共發起大小不同的罷工活動9次,該航空公司仍然是全世界最安全的航空公司,華航到底在怕什麼呢?至於誰需要再教育,這答案可想而知。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50130/36359869/

2015年1月23日 星期五

20150123(新聞稿)呼籲消防局廣納基層意見 確實檢討根本問題


n   時間:104123
n   地點:桃園市政府(桃園市桃園區縣府路1號)
n   新聞聯絡人:秘書長 鄭雅菱 0955584910 秘書 陳姳臻 0933722512
主辦團體: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會

  本會於23日早上10:00於桃園市政府前召開「莫抓代罪羔羊 解決根本問題」記者會,由於20日凌晨桃園新屋大火的殉職案件,我們痛喪了六位兄弟,過去幾年來,已經發生無數次消防人員於火場第一線不幸喪命,極高的職災、殉職率都指向最根本的制度問題:我們認為人力要補足、裝備要改善,並且由於過去的殉職案件檢討不夠公開透明,甚至慣於避開根本的制度面向,所以我們要求,由最了解第一線狀況的基層消防員所組成的公正第三方介入職災後相關檢討。

  桃園市消防局局長胡英達出面接受陳情,針對人力,承諾桃園市將來兩年會補足至1688名編制員額,然而,桃園市消防員的缺額只補足至1688人,離充足人力2044人依然存在很大的落差,消防員的工時過長、過勞問題嚴重,更應該以未來縮短工時、人力補足的方向邁進。
  針對裝備,局長承諾將召開會議,邀請基層參與規劃裝備購買計畫。但整體而言,並沒有認真面對制度性的問題、具體提出改革方案,我們認為應該要有更全面的裝備汰換計畫,不能一等再等,必須更快地完善基層的防護裝備,將消防人員的人身安全放置更優先的位置。
  至於要求基層參與檢討會議,局長以迴避在先,並以邀請六位事發現場的隊員參與為由,拒絕本會要求以公正第三方的角色參與本日下午的檢討會議。我們對此提出質疑,長官邀請轄下的隊員參與檢討會議的成效是否不彰?與全市桃園消防員權益切身相關的會議,消防局竟利用身分與人數的限制,阻礙了廣大基層的參與、並將協會拒於門外。直到現場基層的反彈,桃園市消防局才開放了有限的空間,答應讓協會理事長、副理事長出席會議;又在會後,桃園市消防局緊急通報各分隊參與本次救災的弟兄皆可參與會議。
  協會是由基層消防員組成的組織,而這是所有基層消防員第一次能夠介入官方相關的調查會議,我們不希望總是因為有兄弟慘痛犧牲,才換來能與官方平等協商的機會,我們希望能建置一個在平時就能與官方協商的平台,而非坐等悲劇一再發生。桃園市消防局看似釋出善意,在經歷多方壓力下漸漸開放一些空間,然而我們的空間仍然很有限,但我們仍願意以此作為初步的嘗試,時時督促官方的檢討改革、團結基層力量影響決策,我們誠摯地邀請基層消防員能跟我們站在一起。
  消防的環境攸關基層的安全、勞動處境,理應有更民主的機制打開過去有如層層幕簾的官僚,讓制度的檢討能受多方檢視。我們要有徹底完善的改變,不再掩蓋真相是我們的第一步!
  我們的訴求:

. 消防改革 基層參與
基層最貼近救災現場,最清楚我們需要什麼裝備與人力。因此,我們要求殉職事件以及相關的裝備採購會議,應該要有由基層消防員組成的公正第三方參與,才能更接近真相,催生出符合基層權益與安全的改革方案。
. 人力不足
據消防署統計,桃園市法定人力目前僅有1022名消防員,要達到安全的人力需有2024人。需要再補1022人,才能在第一時間於災難現場建立有安全官、RIT緊急救援小組的救災小組減低人員損害機率,且落實平日火場搶救技能訓練。
. 裝備不足
在高溫、濃煙的黑暗火場裡,我們需要熱顯像儀協助判斷室內溫度與地形才能有效搶救與快速逃生,以及高品質的消防衣帽鞋提供基礎防護。並且必須建立定期的裝備檢測、汰換與補充制度以確保這些保命裝配備處於堪用的狀態。

2015年1月21日 星期三

20150121(投書)焦點評論:他們人生的最後一場火(楊適瑋、王炤程、李宗吾)


焦點評論:他們人生的最後一場火(楊適瑋、王炤程、李宗吾)

前年七月,新北市才發生鐵皮屋火警導致兩名警消殉職,昨天凌晨又傳出桃園發生鐵皮屋火警導致六名消防員死亡的案件,對此,我們感到難以置信。無法相信的是,氣暴的陰影尚在,火焰的魔爪卻未曾停歇,在台灣消防人力嚴重不足的時刻,持續不斷的奪走弟兄們的生命。
台灣消防員額之缺乏高達50%,而這巨大的人力缺口,造就了今天必須由資淺的新進同仁衝鋒陷陣,卻沒有一個經驗足夠的帶隊官領導的窘境,殉職的六人之中有兩人才剛分發,也才受過短短的五天職前訓練,這場火可能是他們人生第一場火,也是最後一場。
兩年來,我們不斷走上街頭,但一個個的弟兄卻不斷離我們而去。這個腐敗的體制不只不讓你說真話,整個台灣的消防環境只能以白色恐怖來形容。消防人員平時被社會漠視、不聞不問,卻總在殉職時讓大家驚呼「怎麼會這樣」的主因。

警消安危不如財物

民眾常以「疑似搶救不力」的大帽子等著扣 在消防人員頭上,而民代甚至各縣市長甚少站在消防人員安全角度上考慮,使消防指揮階層在考慮攻擊、撤退及防禦戰術或各戰術間之轉換時,極少選擇「防禦」戰 術,消防人員的安危優先次序甚至被擺在財產的安全之後。國外處理無人命傷亡可能的工廠火警時,不貿然派遣人員進入火場,因大部分鐵皮建築災後都會整棟打 掉,派人進入火場搶救的財物殘值遠遠低於派人進入火場搶救的生命損失風險,所以寧可周界防護而不要冒險進入。
促進會一直在力促各縣市政府補足消防 人力,因為我們知道專業人力分工是降低消防弟兄在火場風險的一大因子;以消防署依法訂定的人力標準,全台消防人力缺一半,缺少1萬5千名,而全台550個 分隊中,23個分隊每天上班人數低於3人,57個分隊每天上班人數4人,70個分隊每天上班人數5人,62個分隊每天上班人數6人,總計四成,212個消 防分隊可出勤人數低於6人,在這種人力配置下,第一現場的指揮官都可能需要拿起瞄子衝入火場、遑論指揮與損害控制。
與美、日、香港相較,國內消防 員負擔的角色與勤務是四倍,火災現場無法負擔安全官人力支出,消防人員受困及位置無人管制、無法負擔緊急救援組(RIT)人力支出、救災人員在大量損耗體 力後無法休息,因為下一個勤務無人分擔執行,在在都增加殉職風險。消防人員的殉職風險與民眾生命財產安全是一體的兩面,消防人員工作權益促進會接觸各縣市 政府,每每都以預算及消防署訓練能量不足來推諉,民眾生命財產安全就成為犧牲品。

比照飛安事件查明

美國消防人員殉職被視為職場傷害,所以由 職場安全的權威CDC及勞工部組成第三方公正機構進行調查報告(Line Of Duty Death)。而我們的消防人員殉職分析報告是由各縣市消防局自行撰寫,球員兼裁判的角色使該份報告在碰觸指揮戰略、人力分工、裝備器材因素時總會自行迴 避,結論常是閃燃、暴燃、個人訓練不足,將殉職原因歸咎於不可抗力與個人因素,但卻對落實消防制度及人力改革形成阻礙。
因此,我們主張針對消防人員重大傷殘、死亡的案件應比照飛安事件流程,落實根本原因分析,並由無利害關係的第三方公正機構進行調查,由基層消防員參與每一場檢討會議。別再讓消防弟兄枉死:我們要真相!基層要參與!1月23日早上9:30,桃園市政府見!
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會理事長、理事、召集人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50121/36340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