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20日 星期四

20150820(投書)那些以命相拼守護台灣的人

柯文哲剛上任時曾說:平時需懂得居安思危。尤以近年颱風過境總造成台灣莫大災害,但我們真懂得居安思危了嗎?颱風來襲前,苦口婆心勸民眾勿登山、戲水、離開危險區域、做防颱準備等,往往卻輕忽及漠視。我們是否該換個角度思考,每個人是否該為自我的行為負責?台灣政客為了選票,不願承認台灣政府的~免費~行事,造成多大社會資源的浪費?為什麼我們懂得去安全避難、懂得在安全區域遊樂,卻讓我行我素的人一再動用社會資源去搶救,是否對奉公守法的人不公平?消防、警察、軍人、醫護,堅守著救災防線。當網路上廣傳著新店消防分隊的救災車輛渡過滿是泥水的冒險前往烏來災區搶救,莫不感動人心?消防人員不是遇到災害才有勤務,平時搶救災害、預防災害、緊急救護等超過二十項的勤業務,早己壓的喘不過氣。面對重大災害時,更是不眠不休的投入救災。各地方的居民會說:人生第一次遇到這麼大的災害,這句話表達了輕視災害的嚴重性。只是消防人員卻是三天兩頭都在用生命面對這些災害。8月8日當天傳來噩耗,屏東滿州消防分隊小隊長陳信宏隊員江天佑,於凌晨2點20分結束火警任務返隊時,發現消防隊門口路樹被強風吹得倒塌,準備移動路樹時,被一輛車輛迎頭撞上。小隊長陳信宏搶救無效不幸身亡,隊員江天佑重傷昏迷。嗚呼哀栽,今年迄今己7名消防員殉職,一名仍重傷中。路樹的倒塌、招牌的掉落、圍籬的傾斜、淹水等,這些在無人命需救援的情形下,皆是屬於災害復原的工作。但我們卻常在未做好防颱準備下為求方便,不時咆哮、謾罵,要求派人員前往負責,實有公器私用之嫌,且一再剝奪真正需被救援者的權益。市(縣)政府以市(縣)政一體情形,更要求消防員配合執行,完全牽制可用來實行人命救助的人力。消防員的殉識對我們,是沉重的哀傷;但對於人民,可能微不足道。兩個郵筒獲得的關注竟讓人感受殉職事件似未存在過。消防員時時刻刻面對到的都是危險,但依銓敘部解釋,需有冒險犯難的作為才為因公殉職。過去有警、義消在執行補蜂勤務遭蜂蟄而死亡、在海邊執行救溺勤務死亡均被判定非因公殉職而非因公死亡,導致撫恤金差之千里,這對消防員及其家屬實為不公。消防員在執行救災、救護甚至為民服務等勤務時,都是處在危險的環境下,沒有任何勤務可稱為不危險,皆為冒險犯難。蘇迪勒颱風有消防人員殉職,有台電人員被電擊傷,有警察人員受傷,這些以命相拼的人員一直在守護著我們台灣。所以我們是否該認真思考~居安思危~,落實自我防護,不能只為了自我的愉快、自我的方便而一直濫用社會資源。政府是否更應立法來重罰之?江天佑仍在醫院治療,消防局依法規規定目前只能給予30萬補助金及3萬慰問金。光第一週的醫藥費即用13萬。欲等肇事者賠償需長久時間,請屏東縣政府及大家能幫幫忙,協助消防員家屬渡過困境。天鵝颱風即將來襲,請大家真能做好防颱準備。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50820/674074/

20150820(投書)殉職不是鳳凰的宿命

年初,桃園市市長鄭文燦曾在六位殉職消防員的聯合公祭上悲痛說道:「冒險犯難是消防人員的職責,但是犧牲奉獻不必然是消防人員的宿命。」然而,儘管唯一生還者黃鈺翔指出是斷水水帶造成六位弟兄難以逃生,消防長官一再否認現場有人移動消防車造成斷水,直到半年後經檢察官調查發現確有此事,消防局始終未曾主動調查現場疏失。本會於8月14日協同家屬正式提告消防局並召開記者會,在毫無其他辦法之情況下,希望透過司法途徑重啟調查、還原真相。當天,消防局長胡英達緊急寄給全體消防同仁一封信,信中提及局處在裝備補充與爭取危險加給等方面的努力,但對於搶救過程的疏失隻字未提,真相依舊未明。殉職消防員陳彥茗的母親說,這半年大家都勸她放下,可是沒有真相,如何原諒?殉職消防員陳鳳翔父親也指出,我們並非針對某個人或單位,但是火場指揮確有缺失,不承認錯誤如何改進?如何記取慘痛教訓,避免再犯相同過失造成無謂犧牲?雖然在鄭文燦市長、胡英達局長的努力與協會的建議下,添購包含熱顯像儀、救命器、照明索與消防衣帽鞋褲等裝備,但是裝備只是強化個人的安全性保護,需得搭配指揮系統、人力運用、現場通訊、水源管控與戰術運用才能順利執行救災勤務,但新屋大火的搶救過程中卻每項都有明顯錯誤,這就是我們為何要爭取火場真相的原因。具體問題如下:無人受困的鐵皮屋大火,為何仍要冒險進火場?在未有足夠人力配置時(如安全官),是否該冒險深入火場尋找火點?遇到閃燃延燒恐波及消防車輛時,要保護車輛還是仍在火場裡的消防員?我們甚至發現,在移車造成斷水的兩分鐘後,有人從無線電裡喊救命,卻未見從事任何積極搶救的作為,更顯示若現場指揮能更謹慎地確保人員出入、控管水源與車輛以及戰術的適當運用,或許能避免憾事發生。以上種種問題都牽涉到最基本的價值觀,亦即消防員的生命與財產,孰輕孰重?這次爭取真相正是為了捍衛生命為重的基本價值觀,建立原則確保現場指揮以保護消防員的生命為首要考量,避免為救財產而折損人命的無謂犧牲。其次,人力不足是根本問題。我們不該期待每場大火都能遇到英明萬能的指揮官,是政府應該完善消防人力與裝備,讓指揮官有做出明確判斷的依據。如果有足夠的人力,就可以設置安全官協助指揮官控管人力,也不需以分隊混編,甚至配搭無經驗菜鳥之作戰方式徒增風險,更能建置R.I.T(緊急救援小組)第一時間待命救援受困消防員。要達到如此標準,光靠局長承諾三年補295人遠遠不足,據消防署統計桃園市至少還缺600名消防人力。這六位殉職先烈,他們同時也是媽媽的心肝寶貝、孩子的爸爸、妻子的老公以及曾與我們出生入死的患難兄弟。曾經他們有滿腔救人的熱情,卻被人力不足、裝備不足與指揮失誤的消防體制無情犧牲。協會今日連同家屬的提告行動,並不是抓代罪羔羊來洩憤,而是試圖藉由司法途徑逼迫保守的消防體制開始反省。我們深信,唯有錯誤被看見,真正的改革才有機會發生。 因此,懇請桃園市消防局正視家屬與消防同仁的心聲,立即重啟調查、還原真相,更呼籲內政部消防署記取新屋大火的慘痛教訓,通令各地消防局全面進行消防改革,終止人禍悲劇。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50820/673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