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17日 星期三

20160808(投書)國家榮譽又給了底層人民什麼

20160808(投書)國家榮譽又給了底層人民什麼


鄭雅菱/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會秘書長、空服員職業工會顧問10名於罷工期間執行總統專機任務之空服員職業工會會員恐遭除名一事,引起軒然大波,一群號稱曾支持空服員罷工的網友,質疑工會為何要開除為國家付出的人,連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也批評:「參與專案的機組人員全心為國家付出,沒有理由也不應該受到不公平的對待。」工會沒有要讓蔡總統無法出國總統出訪是攸關台灣外交關係的小國大事,但這和工會成員不應於罷工期間提供勞務是兩件事,不該混為一談。必須先澄清的是,工會自4月起就開始跑罷工合法程序,資方有充足時間也已確認員工執行總統專機之意願,甚至,更保險一點還可以去找那600名未加入工會的華航空服員執勤,工會並沒有要造成蔡總統無法出國。其次,罷工期間不向資方提供任何勞務,是工會為對抗資方的必要紀律,也是與每個會員之間的重要約定,1800名會員冒著被資方打壓風險來罷工現場交出護照,付出屬於工人的微小力量,才是罷工能勝利的關鍵。然而,總統府卻以國家利益為名批評工會運作,是對工人自主運動的無知,且惡意將工會與資方之間不平等且對抗的關係錯誤理解為簡單的公平問題。底層人民被壓迫受苦,國家在哪裡回到這波社會撻伐背後的核心問題:工會利益能凌駕於國家之上嗎?這些空服員基於對國家的榮譽感執行任務,為國家付出,工會能以自行運作為由開除他們嗎?在我的經驗裡,所謂國家榮譽、公眾利益等這些字都有一定的虛偽性。公共服務產業的受雇者,諸如空服員、護理師、消防員與清潔隊員,常常被要求無條件奉獻勞動力與忠誠。但是這些受雇者又飽受人力不足、高工時所苦,甚至已有不少人為此付出生命,這時國家又在哪裡?舉例來說,全台消防員每月超時工作184-304小時,政府給一疊嘉獎;徐國堯為此告上高雄市政府,遭市長陳菊以42支申誡惡意解聘。法官最後要全庭觀眾起立感念消防員為國家付出,可這份殊榮換不回徐國堯的工作權,與全國消防員的正常工時。另,這兩年已有23名消防員的殉職,我們看見官員舉辦盛大公祭典禮感念消防員犧牲,卻看不見有人為過失負責。國家給了很多榮譽,但家屬至今仍等不到真相,弟兄們仍等不到那條讓我們從火場平安回家的路。讓提升底層人民生活 成為榮耀國家的選項對所有公共服務產業工人而言,所謂國家榮譽何其遙遠。因為政府常常躲在國家榮譽、民眾安全、旅客權益等道德大旗下,放任我們人力不足、工時過長、積勞成疾。空服員,比消防員、護理師、清潔隊員等職種幸運地能先組織起強大的自主工會,以前華航公司與交通部不願意施捨的,這次工會用團結才終於為工人爭取到合理待遇與更多像人的休息時間。執政者該做的不是反過來檢討工會,而該積極制定各項補足人力與裝備、縮減工時等政策,以保障公共服務業受雇者的勞動權益,促進公共安全,更莫要打壓這群工人的自主力量。這麼一來,空服員才能提供更優質的飛航安全服務,消防員才能安心打火救人,護理師才能給予病人更好的照顧,清潔隊員才能維護城市整潔。這些攸關全台灣2300萬人民能否安居樂業的問題,難道不重要嗎?底層人民的安全與幸福,難道不該是決定這個國家是否榮耀的重要選項嗎?

20160505(本會投書)給小英的一封信-正視消防人力長期不足問題

給小英的一封信-正視消防人力長期不足問題


小英總統,希望您上任後能真正重視消防人力長期不足,並改善許多結構面與制度面的問題,讓出生入死的消防弟兄,在救災時更有規範與保障,才是全民之福。
擔任消防員5年來,發現很多同仁都習慣在這保守環境中默默奉獻犧牲,我會主動加入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會,是希望更多基層消防員對自身工作權益有所覺醒。
「移車斷水」問題,在於背後結構問題始終無法解決,因人力不足 使得現場指揮官和救難人員都處在極扭曲的救災環境中,單憑指揮官一人可能原本就無法兼顧這麼多的工作。在台灣,消防員每月平均工作400小時,工時是一般上班族2.7倍;「人力不足」問題喊20年,喊到大家都麻痺了。嚴重缺人卻還要面對「消防評鑑」,形同虛耗各單位實務訓練時間,耗費大量體力與人力完成這些業務。根據103年資料,彰化縣消防員人數541人,平均每人要負擔2387個縣民的人身安全,消防人力不足問題全國第一,其實各縣市都一樣,預算不足無法達到編制人力,遑論還須兼顧消防裝備、設備與車輛等的添購及定期檢測保養。
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會 理事王炤程

2016年8月9日 星期二

20160727(新聞稿)司法默許追殺,基層抗爭到底 徐國堯解聘案宣判後記者會

司法默許追殺,基層抗爭到底
徐國堯解聘案宣判後記者會
時間:727(禮拜三)下午1600
地點:臺灣高雄高等行政法院前(高雄市楠梓區興楠路180)
主辦單位: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會
新聞聯絡人: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會秘書 朱智宇 0931841880

徐國堯於2012831日舉辦守護消防大遊行,為基層消防員工作權益發聲,兩年後遭高雄市消防局秋後算帳,在20145月至7月遭到密集懲處42支申誡,9月正式解聘。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會偕同當事人積極展開救濟程序,向高雄市政府消防局及考試院保訓會針對42支不當申誡提起申訴、再申訴,並且多次於高市府、消防局前召開記者會控訴行政機關濫權處分、打壓基層改革。在協會的努力下,消防局自行撤銷「擔任協會幹部」3支申誡,考試院保訓會亦以言論自由與證據不足為由,撤銷「向媒體發言」與「虛偽請假」12支申誡。然而在申訴、再申訴的救濟程序中,因為資訊、權力的不對等,無法有足夠的澄清空間挽回解聘的結果,迫使我們走上行政訴訟一途,在歷經7次的開庭過後,行政法院今日駁回了我們的告訴,吹哨者仍然無法復職。

法院駁回默許追殺,懲處仍有瑕疵
        行政法院今日的駁回判決意味著司法默許了機關的打壓追殺,我們也認為法院未看見行政機關濫用管理權,以短時間內累計懲處的方式構成解聘結果的瑕疵,更未看見徐國堯在先前申訴、再申訴的救濟程序中是如何面對資訊、權力不對等的不利條件,今日儘管我們敗訴,並不代表這些懲處是沒有瑕疵的,我們仍主張徐國堯解聘案中42支申誡的不合理及不當之處:

一.      消防局3個月內做成42支申誡,又在1個月之後將其免職,使得當事人完全沒有澄清辯駁的機會。行政機關以累積申誡濫用管理權做成解聘的方式,已發生量變造成質變的效果,如此行政法院應實質審查每一項懲處,防止行政機關濫權打壓。
二.      10個懲處案42支申誡裡,懲處事項跨越2010年至2014年,將其累積至2014年度一併懲處,有積案懲處之爭議;懲處額度與依據多為無白紙黑字所訂定之內規,均放任行政機關恣意認定,侵害當事人權益。
三.      具體而言,除「向媒體發言」、「請假不實」與「擔任協會幹部」已撤銷之外,其他7個懲處案30支申誡也有非常大的爭議。其中在「檢舉長官貪汙(誣控濫告)」部分,已有保訓會委員提出不同意見,認為當事人檢舉長官貪汙並非全然無據,不構成誣告;在「兼任他項業務」部分,高雄市消防局緊咬徐國堯非律師身分卻代理訴訟、收受報酬而堅持處分,但保訓委員認為消防局為訪問當事人就任下判斷,地檢署亦認定徐國堯係為親友代理訴訟、未收取報酬,並做出不起訴處份。
復職之路遙遙,吹哨者抗爭到底
        面對敗訴,我們感到痛心與遺憾,痛心的是一位17年來盡忠職守的消防員因爭取工作權益而遭受打壓,遺憾的是法院未看清行政機關濫用權力惡意打壓的技倆,使得吹哨者無法得到保障。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會將會與當事人徐國堯持續上訴,並針對「兼任他項業務」、「請假不實」兩項發現新事證的懲處向高雄市政府提出訴願,並鄭重呼籲高雄市政府這次莫再放縱下屬機關打壓,落實不打壓基層的承諾!

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發言稿

司改會專員蕭逸民表示,徐國堯案法庭觀察的過程顯示,高雄市政府與消防局在解聘案確有關諸多違法濫權的行政行為,律師團也一再聲請傳喚相關消防隊作證,但高雄高等行政法院卻在未調查任何證人的情況下,無視明確的行政瑕疵,判決徐國堯敗訴,顯然並未發揮行政法院監督行政機關的功能。行政法院效能不彰由來已久,但徐國堯案的敗訴卻突顯改革行政訴訟的急迫,不能讓行政法院只是行政機關的橡皮圖章。


20160706(新聞稿) 吹哨遭免職,司法還公道 徐國堯免職案的最終審記者會

吹哨遭免職,司法還公道
徐國堯免職案的最終審記者會
時間:76(禮拜三)下午15:00
地點:臺灣高雄高等行政法院前(高雄市楠梓區興楠路180)
主辦單位: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會、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徐國堯免職案高雄義務律師團
新聞聯絡人: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會秘書朱智宇 0931841880

免職救濟路走到尾聲  司法能否還給徐國堯公道?
基層消防員徐國堯積極為消防員工作權益發聲,卻在20145月至7月間遭高雄市政府消防局於3個月間連續記下42支申誡,9月正式遭免職。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會偕同當事人積極展開救濟程序,我們分別向高雄市政府消防局、考試院保訓會針對42支不當申誡展開申訴與再申訴,同時,多次於高市府、消防局前召開記者會抗議行政機關濫權處分、打壓基層。在協會的努力下,消防局自行撤銷「擔任協會幹部」3支申誡,考試院保訓會亦以言論自由與證據不足為由,撤銷「向媒體發言」與「虛偽請假」12支申誡。無論是被要求撤銷或自行撤銷的這15支申誡,已經做實高雄市消防局當初對徐國堯的懲處有極大爭議。然而,遺憾地是,在申訴與再申訴的救濟程序裡,當事人仍受困於資訊與權力的不對等,無法有足夠的澄清空間,因此,我們仍無法挽回免職結果,迫使我們走上行政訴訟一途。歷經5次準備庭與多次解僱案工作會議後,行政法院將於76日召開言詞辯論庭,這位不惜挑戰體制的消防吹哨人徐國堯,能否重返消防職場?司法能否還給基層受雇者一個公道?就看法官今日的決定。

免職有重大瑕疵  籲法官實質審查、撤銷不當懲處、退回免職令
        高雄市政府消防局以3個月內42支申誡的方式免職徐國堯,其過程有重大瑕疵,說明如下:
一.  消防局3個月內做成42支申誡,又在1個月之後將其免職,使得當事人完全沒有澄清辯駁的機會。行政機關以累積申誡做成免職令方式,已發生量變造成質變的效果,因此,行政法院在審徐國堯的免職令時,必須實質審查構成免職令的每一個懲處案由,逐一審視其是否合理。
二.  10個懲處案42支申誡裡,懲處事項跨越2011年至2014年,將其累積至2014年度一併懲處,有積案懲處之爭議;懲處額度與依據多為無白紙黑字所訂定之內規,均放任行政機關恣意認定,侵害當事人權益。
三.  具體而言,除「向媒體發言」、「請假不實」與「擔任協會幹部」已撤銷之外,其他7個懲處案30支申誡也有非常大的爭議。其中在「檢舉長官貪汙(誣控濫告)」部分,已有保訓會委員提出不同意見,認為當事人檢舉長官貪汙並非全然無據,不構成誣告;在「兼任他項業務」部分,高雄市消防局緊咬徐國堯非律師身分卻代理訴訟、收受報酬而堅持處分,但保訓委員認為消防局為訪問當事人就任下判斷,地檢署亦認定徐國堯係為親友代理訴訟、未收取報酬,並做出不起訴處份。
    以上,高雄市消防局為免職徐國堯而記下大量申誡,其過程充滿瑕疵,已嚴重侵害當事人的工作權。體制進步需要受雇者吹哨,然而,在行政機關惡意打壓勇於吹哨的基層消防員時,司法就是能夠保障我們的最後一道防線。因此,我們籲請法官立即:
1. 實質審查每一個懲處案由

2. 要求行政機關撤銷不當懲處、退回違法免職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