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17日 星期三

20160808(投書)國家榮譽又給了底層人民什麼

20160808(投書)國家榮譽又給了底層人民什麼


鄭雅菱/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會秘書長、空服員職業工會顧問10名於罷工期間執行總統專機任務之空服員職業工會會員恐遭除名一事,引起軒然大波,一群號稱曾支持空服員罷工的網友,質疑工會為何要開除為國家付出的人,連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也批評:「參與專案的機組人員全心為國家付出,沒有理由也不應該受到不公平的對待。」工會沒有要讓蔡總統無法出國總統出訪是攸關台灣外交關係的小國大事,但這和工會成員不應於罷工期間提供勞務是兩件事,不該混為一談。必須先澄清的是,工會自4月起就開始跑罷工合法程序,資方有充足時間也已確認員工執行總統專機之意願,甚至,更保險一點還可以去找那600名未加入工會的華航空服員執勤,工會並沒有要造成蔡總統無法出國。其次,罷工期間不向資方提供任何勞務,是工會為對抗資方的必要紀律,也是與每個會員之間的重要約定,1800名會員冒著被資方打壓風險來罷工現場交出護照,付出屬於工人的微小力量,才是罷工能勝利的關鍵。然而,總統府卻以國家利益為名批評工會運作,是對工人自主運動的無知,且惡意將工會與資方之間不平等且對抗的關係錯誤理解為簡單的公平問題。底層人民被壓迫受苦,國家在哪裡回到這波社會撻伐背後的核心問題:工會利益能凌駕於國家之上嗎?這些空服員基於對國家的榮譽感執行任務,為國家付出,工會能以自行運作為由開除他們嗎?在我的經驗裡,所謂國家榮譽、公眾利益等這些字都有一定的虛偽性。公共服務產業的受雇者,諸如空服員、護理師、消防員與清潔隊員,常常被要求無條件奉獻勞動力與忠誠。但是這些受雇者又飽受人力不足、高工時所苦,甚至已有不少人為此付出生命,這時國家又在哪裡?舉例來說,全台消防員每月超時工作184-304小時,政府給一疊嘉獎;徐國堯為此告上高雄市政府,遭市長陳菊以42支申誡惡意解聘。法官最後要全庭觀眾起立感念消防員為國家付出,可這份殊榮換不回徐國堯的工作權,與全國消防員的正常工時。另,這兩年已有23名消防員的殉職,我們看見官員舉辦盛大公祭典禮感念消防員犧牲,卻看不見有人為過失負責。國家給了很多榮譽,但家屬至今仍等不到真相,弟兄們仍等不到那條讓我們從火場平安回家的路。讓提升底層人民生活 成為榮耀國家的選項對所有公共服務產業工人而言,所謂國家榮譽何其遙遠。因為政府常常躲在國家榮譽、民眾安全、旅客權益等道德大旗下,放任我們人力不足、工時過長、積勞成疾。空服員,比消防員、護理師、清潔隊員等職種幸運地能先組織起強大的自主工會,以前華航公司與交通部不願意施捨的,這次工會用團結才終於為工人爭取到合理待遇與更多像人的休息時間。執政者該做的不是反過來檢討工會,而該積極制定各項補足人力與裝備、縮減工時等政策,以保障公共服務業受雇者的勞動權益,促進公共安全,更莫要打壓這群工人的自主力量。這麼一來,空服員才能提供更優質的飛航安全服務,消防員才能安心打火救人,護理師才能給予病人更好的照顧,清潔隊員才能維護城市整潔。這些攸關全台灣2300萬人民能否安居樂業的問題,難道不重要嗎?底層人民的安全與幸福,難道不該是決定這個國家是否榮耀的重要選項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