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0日 星期日

「被國家榮譽遺忘的」基層消防員


文/楊適瑋(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會理事長)、朱智宇(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會秘書)
昨日世大運開幕典禮,場內觀眾為來自各國選手加油的同時,場外的反年改團體如影隨形的抗議並與警方發生衝突,甚至投擲煙霧彈,事後在網路、報紙上都可見社會大眾對於此次反年改團體抗議行動的不滿。姑且不論反年改團體的訴求是否為社會所支持,回顧2013年全國關廠工人連線在台北車站臥軌、2016年國道收費員自救會爬上etc收費架,咒罵抗議者的聲音言猶在耳,透過阻斷社會秩序的抗爭手段,以凸顯並逼迫政府重視訴求,一直是弱勢者唯一的方式。
如同所有倡議團體,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會從2013年舉辦搶救心肝大遊行、91凱道公祭、桃市府新屋大火兩週年晚會到今年1月舉辦遊行至總統府陳情,一直以來採取和平理性的方式抗爭,希冀政府能改善消防員工作環境,但三年過去了,政府聽到我們的聲音了嗎?這三年來,消防員歷經八一氣爆、新屋大火等人禍災害下殉職人數高達16人,然而總是到了發生此類不幸殉職的時候,高層才會裝模作樣地「傾聽」意見,但隨著公祭結束,一切又回歸原點。這50年來,使消防員承受無謂傷亡的捕蜂捉蛇勤務、人力不足、工時過長的困境,從未獲得政府的重視與改善,消防員仍然在過勞、受傷、殉職的困窘當中一再的輪迴。
世大運期間,政府從全台調派上千名警力前來維安、停休比賽場所周圍的消防分隊,為的就是確保來自各國的選手能夠為國爭光,但國家的榮譽難道不包括讓為國家賣命的年輕基層公務員的權益得到保障嗎?國家榮譽的建立,不是單方面的要求以及口號式的呼喊,國家該提供基層公務人員一個合理平等的工作條件,拒絕壓榨、超長工時、不必要的業務。當和平理性的行動失去作用,被壓迫者自然會被逼往激烈行動,期待政府能夠進速改善年輕基層公務員的勞動環境,倘若連年輕基層公務員也對政府失望跟失去信心,那麼政府運作和社會服務必然會出現問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