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22日 星期四

消防改革寫下歷史新頁:107年度工作報告與未來想像


業務專責:台灣消防史上基層千人連署拒絕蜂蛇勤務

業務專責化自2013年消防員劉永華因救貓摔傷,協會發起動物救援回歸專責抗爭,使部分縣市不再執行救貓救狗,到了2016年民進黨政府上台後,協會在行政院前發起蜂蛇勤務回歸抗爭記者會向行政院丟蛇訴求後,獲得了當時林全院長承諾要解決蜂蛇勤務不清的問題,歷時1年後在2017年初也得到了政院拍板定案將蜂蛇勤務回歸農委會、中央補助地方回歸成果,然而方案出來後歷經閣揆交替,在新任院長賴清德的功德說的政策轉彎下,準備讓「消防員」成為「功德員」,致使協會發起了全台消防基層連署,最後造就了台灣史上基層消防連署的紀錄募集了5,342份基層消防連署書,與2千多份民眾連署響應,在2017年末,中央順利通過補助方案、各縣市也逐一評估回歸方案,這份成果除了是基層團結的勝利,我們認為更是屬於442名會員們的,請給自己掌聲,因為沒有你們的參與、加入,這條改革的路將更加的艱辛。

新屋大火:三年的堅持,終獲國家認定搶救有疏失

在協會與家屬將近三年的努力下,監察院在今年10月做成新屋火警案殉職調查報告,報告中明確指出搶救過程中無線電、火場安全管制和指揮過程的疏失,也藉著這份報告,讓原本遭到桃園市地檢署不起訴的案件發回再調查,這份努力將近三年獲得的報告是家屬、基層與協會共同走來的成果,首次由國家承認制度疏失的成果,新屋大火改變台灣消防員的觀念,使得殉職檢討不再只是個人的疏失、火場的不可抗力,出勤搶救不再只是比誰運氣好活著回來,而是讓消防體制由下而上開始注重基層的安全,讓制度真正的保障基層工作。

其他議題成果上,舉辦全台首次消防大遊行遭到解雇的徐國堯仍為復職持續奮鬥,歷經最高法院敗訴後在今年向大法官提出了釋憲,並邀集學者、法官針對本案舉辦釋憲研討會,以一名特別權力關係下遭到密集懲處的受害者持續挑戰制度,挑戰體制,在地方發展上,我們向各縣市展開協商、拜訪,使我們在中央打下的成果得以在地方落實,2018年的開始我們即與新竹縣政府展開職場改善研討會另也預備向新北市消防局展開協商,這些計畫也需仰賴各縣市會員們的協助、提出意見,讓協會得以更貼近基層的需求,更甚至是一起加入協商的過程,為自己縣市的改革努力。

而協會在今年寫下了歷史的新頁時,使會員人數從404人成長至442名同時卻也仍得面對自去年起至今僅有約5成繳費率、205名會員未繳費的窘境,雖然從去年推動自動扣款至現在總計120名會員為申請,但這也僅是協會1/4的會員,仍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希望有更多會員除了鼓勵我們在台灣消防史上寫下的新頁之餘,也能夠配合協會的財政穩定計畫讓改革的路更加堅定的走下去。

從5千份連署的反思消防改革運動

五千份連署,在短短兩個禮拜的時間內收集完成,除了反映出基層對於非本業勤務的排斥外,也顯示出大家對於回歸專業的渴望。相信因為協會的這幾波抗爭,加上連署的推動,已經有縣市開始緩慢改變,而我們應該要持續去推動改革的齒輪,讓它運轉得更順暢、更快速。
收到五千份連署的同時,協會的幹部們都非常雀躍,因為這代表協會推動的議題符合基層的需求。但是,五千份連署就夠了嗎?就足夠協會拿去推動改革的齒輪了嗎?長遠來看,五千份連署能撐得了一時,但絕對無法長久撐下去,因為,我們都知道,我們不可能每次改革都推一次連署,因為那除了浪費紙張外,並沒有辦法造成政府實質的壓力。

成立工會,一直是協會成立的目標之一,因為我們深知,唯有盡可能團結到每一個人,才能夠對抗制度的巨獸,從五千份連署書裡面,我們看見團結的可能,但同時也看見了團結的困難。對於改革,每個人願意投入的程度不同,有些人願意衝鋒陷陣、有些人願意出錢、有些人願意投書、也有些人願意連署,但是各自為政的結果,便是一盤散沙,只能在特定的時刻打特定的議題,而無法持續與資方斡旋角力,所以我們應該從這五千份連署中思考,如何讓這五千份連署書成為集體,而不是五千個個體。

工會是終極目標,但成立工會之前,我們除了等待,還可以做什麼?能做的事情非常多,加入協會讓組織壯大便是第一步。我們都知道,以一個四百人規模的團體,能夠取得現有的抗爭成果,是憑藉著生命的逝去,換句話說,沒有殉職,消防員運動幾乎難以推動,而殉職並不是我們樂見的常態,我們必須要成長,不能依靠殉職打議題,因為殉職就跟災害一樣,雖可預測其發生之機率,卻無法預測其發生的時間,並不能穩定的提供議題正當性,所以我們勢必要思考,如何從勞資關係中,尋找脈絡及突破口,來讓我們繼續前進。這五千份連署書,除了是蜂蛇業務回歸的開端,也應該是協會轉型、發展的先鋒,我們必須要思考如何善用我們的人際網路,廣傳改革信念;我們不應該滿足於五千份連署,應該要開始找尋積極的消防員加入我們,累積我們的能量,這樣才能在議題的推展,加上潤滑劑。

第二屆理監事會敬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